萧雨涧撇了撇嘴,干脆双手插在口袋这里,一副大少爷的样子,眼神示意唐很甜去做。

唐很甜熟练地取了一辆购物车,两人并肩走进超市,她在挑选东西的时候,车子放在一旁,看管的工作自然而然就成了萧雨涧的。

唐很甜一回头,看到萧雨涧扶着购物车,那画面特别接地气,即使人再多,他都是人群中最醒目的一个。

“我还要去看一下干货区。”把挑好的蔬菜水果放进购物篮,唐很甜指了指不远处的几排货架。

在干货的地方挑了几包菌菇,方便存放又容易处理,熬粥做菜都特别好,然后又去零食区选了几样何群爱吃的零食。

好像差不多了。

购物车并不大,两人一起推势必要靠的很近,离收银台越来越近,唐很甜突然说:“对了,我还忘了买一样东西。”

说着就把购物车朝男士用品区推去。

洗发水、剃须泡沫等商品琳琅满目摆满一个货架。

她拿起一瓶剃须水:“这个剃须水师兄说用起来很舒服的,我好像看到他不多了,我顺便给他买一点,对了,你要不要也买一点?”

其实她是在找借口想给他买东西。

她知道萧雨涧从衣食住行什么东西都不缺,从两人认识到现在都是他在不停地送她东西,但她却不知道该送什么给他。

原本萧雨涧郁闷的不行,一车东西都是何群的,她脑子里除了师兄还是师兄,师兄喜欢吃什么水果,师兄不爱吃什么蔬菜,萧雨涧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心里的落差可想而知。

他平时用的是一款进口剃须泡沫,有些东西就像口味一样,很难改变,他喜欢的这款剃须泡沫已经用了好多年,从来没换过,但看着唐很甜期待的眼神,他竟然难以拒绝。

“好。”他点点头,“也给我买一点吧。”

听到他这么说,唐很甜松了口气,连忙把货架上的剃须泡沫放进购物车。

但尴尬的是,货架上竟然就只剩下一瓶,其他的都放在最上层,理货员还没有来得及补货哎。

唐很甜够了两下,没够到,囧的不行。

“哎,萧雨涧,你能不能帮一下忙呀?”

她只能向萧雨涧求助。

“如果只有一罐,你打算送给谁?”萧雨涧问。

“明明还有好多啊。”唐很甜指着最上层的货架。

萧雨涧凉凉地看了她一眼,伸出手去拿剃须泡沫,他的身高足足有一米八八,手一伸,轻轻松松就勾到了。

但他突然停下来,低头看着期待的唐很甜:“要我帮你可以,亲我一下。”

唐很甜囧:“这里是超市,你能不能看看时间地点啊?”

“你是我女朋友,我亲自己的女朋友天经地义。”

“流氓,能不能不要老是想这些东西啊?”唐很甜真是服了他了唉。

萧雨涧不要脸的笑:“因为对象是你,所以才让我变得流氓,如果换成别人,就是求我占她便宜我也不想占,快亲我一下,我的手这样举着很酸的。”

唐很甜没办法,只能踮起脚尖快速朝他脸上亲去,就在这时,他突然低下头,两人的唇准确无误的贴在一起。

得了便宜的萧雨涧很满意,取下剃须泡沫放进购物车里。

唐很甜囧着一张脸,嘟囔:“流氓,下次我找师兄一起来,师兄从来不会这样的。”

萧雨涧闻言,很不给面子的说:“放心,他对你没兴趣,他才不会对你这样呢。”

“嘿,这你就说错了,我的行情还是很好的,师兄还对我告白过呢,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唐很甜突然想到病房里的告白,得意洋洋起来。

萧雨涧当然知道,为此还郁闷了很久,她和何群不是家人却比家人还要紧密,不是恋人她却连他的内衣裤都会帮忙洗,虽然他是她的男朋友,但和何群比起来,他反而像一个外人。

萧雨涧郁闷的瞪了瞪她,磨着牙齿假笑:“还有要买的吗?”

唐很甜背脊一冷,连忙收起笑容:“没有了,我们去结账吧。”

她赶紧一路跑远,谁都没注意到不远处正有个人偷偷拿着相机不停地按下快门。

收银处的人并不多,很快就轮到他们,她带了环保袋,把收银员扫码好的商品放进袋子,剃须泡沫被收银员随手递过来的时候,她犹豫了下,把东西放进了背包里。

很快两个袋子都装满了,萧雨涧正要拿钱包,唐很甜已经打开了手机付款APP,很快就把帐结好了,而他的手机上并没有出现消费提醒。

事实上,虽然他把副卡送给她了,但一次消费提醒都没有。

“干嘛?”唐很甜发现他看她的眼神有些古怪,奇怪的摸摸脸,还以为脸上有什么脏东西。

“没什么。”萧雨涧收回目光,把两个袋子都提在手上。

唐很甜也不客气,挽着他的手臂高高兴兴地做甩手掌柜。

两人就像普通情侣,逛街、买东西。

如果没有人来搭讪那就更好了。

“你是雨清的哥哥对不对?你好帅哦,本人比照片更帅呢,刚才你在超市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

一个穿着校服的女孩子拦住他们的去路。

“你是雨清的粉丝?”萧雨涧浅笑着问。

“对的,但我更喜欢你哦,我觉得你更有男人味呢。”

“有眼光,但这种话最好不要让雨清听到。”女孩子没想到萧雨涧那么好说话,兴奋的点头:“好,我保证不会让雨清哥哥听到的,萧哥哥,你能留个电话号码给我吗?”

“抱歉,我已经有你女朋友了。”

萧雨涧委婉的推辞没有让女孩子放弃,女孩子打量了一圈唐很甜,不客气地问:“这位阿姨,我是萧哥哥的粉丝,我能和萧哥哥交换电话号码吗?”

阿姨……

唐很甜刚过好二十五岁生日,竟然被一个二十上下岁的女孩叫阿姨,这让她情何以堪啊。

她的血槽瞬间清零,这个称呼太有杀伤力了呜呜。

仔细回想,好像每次和萧雨涧出现在公众场合的时候他都会被人搭讪,而她这个正牌女友被直接当成空气,被当成空气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上人身攻击呢?

唐很甜有了前两次的经验,这次一点都不怯场,勾着萧雨涧的手臂说:“当然不可以,还有,你叫我阿姨,那应该叫他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