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大胆的言论也太惊世骇俗了哎。

林澈看了眼韩小静,韩小静同样天雷滚滚,就算是韩小静这种敢爱敢恨的性格也不敢把这个话直接挂在嘴上啊!

两人同时对对方使了一个眼神:撤吧!

惹不起她们还躲不起吗?

林澈突然站起来:“小静姐,我突然觉得肚子不舒服,去一趟洗手间哈!”

说完脚底抹油朝最近的洗手间而去。

就在她因为甩掉了伊莎贝莉而松口气时,忽然看到季南风迎面走过来。

靠!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啊?

林澈在心里忍不住吐槽。

季南风也看到她了,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真的想去上厕所,竟然在洗手间门口停下了脚步。

他顿了顿,朝男洗手间走去。

林澈松了口气,就在这时,季南风突然挡住了林澈的路。

“林小姐。”季南风难得主动开口。

自从季南风主动解约赔了一大笔钱给林澈的事务所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说过话,就连上次在萧雨涧母亲葬礼上见到,她也被直接无视了。

林澈还以为季南风又会把她当成空气了呢,没想到这次他的眼睛竟然没有瞎。

“有是吗季先生?”林澈皮笑肉不笑。

“你在生气。”季南风勾着嘴角,看上去心情还不错。

林澈讪笑:“季先生,我们还没熟到可以聊这个话题的地步吧?”

“原来林小姐是想和我更近一步。”季南风笑的有些明显,好整以暇的看着林澈。

林澈被他看的非常不爽,不舒服,或许是因为那双眼睛太像了,或许是因为他的口气太轻佻了,或许是因为之前他的态度太冷淡了,总之林澈对这个人喜欢不起来。

那时候他救了小相思,她对他感激不已,可没想到之后的情况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

他竟然单方面违约终止合作,把她的手机号码拉入黑名单,不管在什么场合看到她,在他眼里她只是空气。

林澈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原因,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他讨厌她。

是非常讨厌的那种,才能做到这一步吧。

“呵呵。”林澈觉得今天季南风的举止和话都非常好笑:“季先生,你不觉得你今天的话太多了吗?”

还是把她继续当成空气比较好一点。

“对了。”林澈顿了顿,忽然想起了什么:“谢谢你赔了一大笔钱给我们,托你的福,今年年底我的奖金要翻一番了。”

单方面违约,赔偿金非常可观。

而季南风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终止了合作。

而替代林澈他们的人是同样参加竞标的另一个事务所,这家事务所常年区居第二,这次C·J集团中途改变合作伙伴,让业内大跌眼镜。

因此不少人在别后议论林澈,让林澈承受了不少非议,林澈已经习惯了,这几年她被人说的还少吗?就是玻璃心也早就已经练成了铜墙铁壁,何况林澈从来就不是个玻璃心的人,所以对外界那些质疑的声音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过。

但是这次,因为季南风,矛头从林澈身上转移到了她所在的事务所,连带着其他人也被人非议,不知道被同行们冷嘲热讽了多少次,虽然同事们都没有对林澈说,但每次被人奚落后谁会心情好?回到事务所自然是一肚子火气,林澈这些都看在了眼底。

而这一切都是托了季南风的福。

“你明明在生气。”季南风仿佛很享受。

林澈本来不生气的,但被季南风来回挑拨后,情绪上有些把握不住了:“我不该生气吗?你可以讨厌我,不喜欢我,但是你不能质疑我的职业素养!怀疑我们事务所的工作能力!”

“你终于承认了。”

林澈脑子一热就把心里的话全说出来了。

不管面对什么样刁钻的人,她都不会轻易动怒的,但是为什么偏偏面对季南风的时候总是情绪失控呢?

气呼呼的林澈意识到了自己做了什么。

反正上洗手间只是个借口,她不上了!

破罐子破摔的林澈瞪了眼季南风,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吗?

就在这时有脚步声传来。

季南风唇边的笑容猛地僵了下,随即一把拽住林澈的手腕。

“你……”

林澈猝不及防,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季南风迅速推开旁边家庭洗手间的门把人拽了进去。

明明那么大幅度的动作,但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洗手间内的感应灯都没有被惊动,洗手间内还是一片黑暗。

林澈能感觉到自己被压在了墙壁上,身后是冰冷的墙壁,身前是温热的男性身体,虽然眼睛看不到任何东西,但其他感官变的更加敏感。

“放开我!”林澈有点急了。

“小声点,你也不想让别人看到我们两个这个样子吧?”季南风说话时温热的气息吹拂着林澈的耳朵,林澈想躲开,但怎么也没办法避开。

“季南风!”她怒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林澈,我不讨厌你。”

“我不想知道!”

这时候她没有心情和他讨论这个。

“合作的事情我向你道歉,是我没有考虑到你的处境。”

林澈没想到季南风竟然会突然说这个。

但是现在道歉有什么用?

而且她也不稀罕他的道歉!

“季南风,我……”

“我喜欢你。”

“什么?”

林澈差点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

黑暗中,惊愕之余,她猛地抬头。

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可以大致看到季南风的一个头部轮廓。

从他各方面的表现来看,她一直以为他非常讨厌她,所以才会这样!

季南风可以想象林澈现在的表情,肯定比见了鬼还要惊悚。

他无声苦笑一声,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柔软的发丝穿过他的指尖,动作轻柔的难以想象。

她的头发长了不少,以前从来没有超过过肩膀,但现在头发已经到了肩膀下面,但柔顺的感觉一如往昔,没有任何变化。

季南风做梦都想这么做,可是每次看到林澈,他必须克制,用冷漠来掩饰一切。

啪。

黑暗中响起一声脆响。

林澈打在季南风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