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崽跑后,我把植物人前夫气醒了

带崽跑后,我把植物人前夫气醒了

新婚夜,林灼灼把植物人大佬傅爷睡醒后跑了。 傅爷一怒之下,豪掷十亿为她买了棺材。 被她虐到生无可恋的渣男渣女,哭唧唧盼着她被傅爷虐出翔。 却不知,夜黑风高杀人夜,傅爷眼尾猩红,狠狠地将她禁锢在墙角。 “再敢跑,打断腿!” 林灼灼捂住腿,“傅爷,江湖传言你不行,我们还是散了吧!” 傅爷眸光幽邃莫测,“我不行,三只崽怎么来的?” 林灼灼,“可能……是刮刮乐刮来的?” 傅爷一把将她按下,“不如,今晚我们再来刮一窝!”
娶个老婆是大佬

娶个老婆是大佬

顾潇刚从乡下被带城里的时候,城里的弟弟妹妹指着电脑,“知道这东西怎么玩吗?” 潇姐轻蔑一笑,当天黑了顾家的网络系统。 弟弟妹妹不服,表示只会玩电脑算什么本事,有本事考全校第一啊。 潇姐摆摆手,全国各大联赛第一拿到手。 超级黑客大佬、妙手神医、数学天才…… 当一个个马甲被扒,人们不得不感叹起江四少的眼光,询问他当年是如何发现这样一个宝藏女孩的。 江四少只是笑而不语,等到了晚上才把潇姐抵在墙上,磨着牙询问:“说,你到底还有多少个马甲?” 顾潇:“唔,差不多没了……” 江淮:“那要不要再多一个?” 顾潇:“???” 江淮扣紧她的手,“多一个江太太。”
傅少,你老婆又怀孕了

傅少,你老婆又怀孕了

身怀六甲被丈夫送进监狱,以流产告终; 出狱第一天就去找他,却亲眼目睹他与他的“女神”在办满月酒…… 五年后归来,他将她壁咚在墙上—— “还一个女儿给我!”
孕吐后,我女扮男装被大佬发现了

孕吐后,我女扮男装被大佬发现了

宋然有两个秘密。 明面上,女扮男装当少爷。 背地里,未婚先孕偷生娃。 原以为能瞒一辈子,不料孩子亲爹找上门。 宋景骁是她又敬又怕的人,却偏又是她孩子的爹。 她自欺欺人想,男人是她小马甲睡的,孩子是小马甲生的,与她本人无关。   宋然骗了宋景骁很多事,譬如那一句“我要是个女孩子,我就嫁给你。” 多年后再相见,男人将她堵在墙角,冷笑:“小骗子,有本事再骗我一次。”
穿越后:我和病娇王爷一起黑化了

穿越后:我和病娇王爷一起黑化了

虐渣复仇,女主吊炸天! 能操控一切生物意识的星际战神穿越到沐府痴傻蠢笨的嫡女沐千寒身上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轻轻松松就让渣男贱女身败名裂,恶毒继母变成傻子,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不过为毛她的操控术独独对八皇子凤宿无效呢? “别过来!” “寒儿,洞房之夜良宵苦短!” “滚!” 可下一秒她已经被某人压在身下,看着他一脸邪魅的坏笑,她欲哭无泪。 说好的不能人道呢? 说好的活不过三十岁呢?
  • 带崽跑后,我把植物人前夫气醒了
  • 娶个老婆是大佬
  • 傅少,你老婆又怀孕了
  • 孕吐后,我女扮男装被大佬发现了
  • 穿越后:我和病娇王爷一起黑化了
桃乐网-小说图片 桃乐网-小说图片

编辑推荐

  • 傅爷:夫人又惊艳全球了

    她从小父亲失踪,母亲改嫁,跟着奶奶生活在乡下,逃课打架喝酒样样行,是别人眼中的混混无赖。 十九岁,母亲接她回继父家。 “白苓,让你替你妹妹嫁给傅家大少,是你的福气,你要好好抓住这个机会。” 她是母亲眼里的废物,是利益的牺牲品。 众人皆知,傅家大少生了一场病,不仅性情大变,容貌尽毁,还只剩两年可活。 自她嫁给傅少,他的病突然好了,各地风云突变,直到有人调查几年前的一桩案子,不小心扒出这位废物嫂子的马甲…… 众人惊的下巴碎了一地。 这是个大佬。

    作者:暮小靓
  • 病娇夫君每天都想弄死我

    鹿璎重生在臭名昭著的小郡主身上,开局小命不保。 牢牢抱紧霍倾珩这根金大腿,争取混吃死宅,顺便狐假虎威。 偏偏霍倾珩一心想干掉她。 霍倾珩冷笑:抱大腿?做什么白日梦呢? 后来鹿璎问霍倾珩:你会为我吃醋吗? 霍倾珩不屑:本王这辈子不会为任何人吃醋。你更不配。 可当鹿璎脖子上出现暧/昧痕迹。 霍倾珩立刻翻脸,醋意熏天:谁弄的?本王弄死他! 从被霍倾珩各种想弄死,到被他明目张胆的偏爱,她只用了一招。 撒娇。 她一撒娇,活阎王的心都能化了。

    作者:福㐂
  • 报告夫人,总裁他有读心术

    叶笑笑穿书了,穿书前觉得这个男主太狠,为保小命宁死不嫁。 绑定的系统还要她拒绝男主一百次,这岂不是正中她下怀? 于是叶笑笑拒绝三连,不恋爱、不约会、不结婚。 某日,厉大总裁忍无可忍将她堵在墙角。 “你到底怎样才肯嫁给我?” 叶笑笑腹诽,‘嫁你?下辈子吧!” 男人的吻将她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堵住。 “下辈子?你确定能等的了?” 叶笑笑惊了! 这狗男人能听到她的心里话?! 得逞的厉总笑的很满意,“其实我一直都能听到。” 狼性总裁X天然呆少女,爱你此时正好。

    作者:莫非墨
  • 我的夫君权倾朝野

    江意重生了,这一世她只想报仇。 一时顺手救下苏薄,只为偿还前世恩情; 却没想到偿着偿着,江意觉得不对味儿了,怎么偿到他榻上去了。 她温顺纯良,六畜无害;他权倾朝野,生人勿近。 但满府上下都知道,他们家大将军对夫人是暗搓搓地宠。 “大将军,夫人她好像……把丞相的脸踩在地上磨掉了一层皮,但夫人说她是不小心的。” 正处理军务的苏薄头也不抬:“她就是不小心的。”

    作者:千苒君笑
  • 绝世天才:废柴王妃美炸了

    医学天才穿越成凌王弃妃,刚来就在地牢,差点被冤死。 身中两种蛊、三种毒,随时都能让她一命呜呼。 她活的如履薄冰,凌王不正眼看他就算了,还有一群烂桃花个个都想要她的命。 既然两相厌,不如一拍两散!她有大把的美男,为什么要天天看他的冷脸?…… “我们已经合离了,这样不合适!” “没有合离书,不作数!” 就在她发觉爱上他的时候,他却成了她杀母仇人,她亲手把匕首插入他的心口…… 真相大白时,他却对她只有恨,还要娶她的杀母仇人! “可是,我怀了你的孩子。” “你又要耍什么花招儿?”

    作者:紫岚美眉
  • 嫡女重生要逆天

    相府嫡女苏念,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有着‘京城第一美人’之称, 被妹妹害死后,重生成将军府独宠女楚念。 而性格粗鲁、只会舞刀弄枪的楚念,本与心仪的九殿下有婚约, 不料家族突遭横祸,身陷绝境,为世人嘲讽的弃妃。 这一世,当苏念成为楚念,不仅能文能武,还拥有超神的毒医技能。 手撕情敌,斩杀仇人,只要她不为情所困,情敌就不会有机可乘! 不料,那两个男人开启夺妻之战, 一个要将她视为掌心宠,一个甘愿为她做守妻奴。 她冷眼相待:“狗男人,滚一边儿去!”

    作者:苏念

幻想频道

  • 第一宠婚:霍先生,花式撩

      传闻四九城的霍靳深,高冷淡漠,不近女色,远居海城只为等着心中的那抹白月光。   霍靳深冷笑:“呵……太太怎么说?”   秦助理瑟瑟发抖,“太太说……她,今晚不回家了。”   霍先生嘴角如雪初融,“买下各大热搜,通知海城所有媒体……”   男人笑得撩人:“我要进行爱的告白。”   秦助理:“……”   第二天,各大热搜榜都是一句话——   “若有幸再见,长路携手,岁月悠悠,你说从头就从头”   再后来,全世界人都知道霍先生此生唯爱霍太太,至死不渝!

    作者:夭夭
  • 嗜骨危情:霍少,送妻容易追妻难

    她,是口诛笔伐的杀人犯。 他,是高不可攀的商界贵胄。 一场婚礼,她被置于羞辱绝境。 霍司宣告所有人,她顾倾城不过是霍家养得一条狗。 ——“顾倾城,既然是狗,就要明白狗的规矩!” ——“霍司,这条命,送你!” 霍司纡尊降贵,置于她身前,笑容绝冷而残忍,“我不稀罕你的命,我要的是你这辈子,都拴在我身边,赎罪!” …… 多年后,当顾家小姐和霍家大少重新在酒会相遇的时候。 “顾倾城,你敢骗我!” “霍先生,我们不熟,你这样的表情,会让你身边的未婚妻误会。” 所有人都说,霍司是顾倾城的劫。 却有一人说,顾倾城是霍司的命……

  • 亿万闪婚:神秘老公超厉害

    婚礼上,新郎当众悔婚,男人如从天而降的神祗,嗓音低沉缱绻:“嫁给我!”   于是沈长歌果断将渣男踹到一旁,和这个男人闪了婚了。   圈内皆嘲笑沈长歌嫁了个一穷二白的小白脸。沈长歌暗笑得像只偷腥的猫儿,小白脸?她家老公旺妻!自从和他结婚后,打脸虐渣那是小菜一碟,事业上是顺风顺水!   直到有一天。   男人语气深沉对她说,“老婆,我升职了。”   沈长歌激动,“走!我给你配辆宝马!”   “可能得配劳斯莱斯或宾利。”   “这么贵?你升到什么位置?”   “宗政财团总裁。”   沈长歌:“@#&%¥……!”卧槽!? 说好的小白脸人设呢?

    作者:许微笑
  • 亿万宠妻:腹黑爹地太凶了

    五年前,她被陷害,走错了房间意外怀孕,被告知孩子不是男朋友的,她心如死灰,继妹狠毒,亲手把她扔进了大海! 五年后,她荣耀回归,萌宝儿子在手,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只是,面前忽然冒出一只跟儿子长的五分相似的小公主是谁? 小公主抱着萌宝儿子不撒手,“你是我哥哥,我要带你回家!” 萌宝儿子看向了自己妈咪,“我什么时候有了妹妹?” 英俊邪魅的男人上前搂住了她,看着儿子冷声开口:“有你的时候,就有妹妹了!” 她一脸懵逼,看了看萌宝儿子,又看了看腹黑总裁,心想:完了,这是惹到狼窝了!

    作者:月兮
  • 二婚很甜:首富,你老婆跑啦!

      崔恩恩觉得自己就是个背锅侠!   好嘛,小舅舅失身了,是她的锅!未来小舅妈流产了,是她的锅!小舅舅一直乐于当单身狗就是不结婚,又是她的锅!   这锅太沉重,压的崔恩恩喘不过气,必须逃离不然就得被压死!   直到某一天,可萌可酷可拽的小嫩芽拉着崔恩恩的衣角,一脸纠结的问:“麻麻,我该叫这个跟我长的很像的人小舅公呢?还是爸爸呢?” PS:男女主无血缘关系。

    作者:桃花姬
  • 掠爱成瘾:傅少的小娇妻(又名:情深意动:傅少宠入骨)

    主要人物:夏云熙, 傅少弦 夏云熙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丢了傅少弦。 她本是夏家最受宠的三小姐,一夕巨变,被逼远走他乡。 三年后,她携子归来,他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傅家三少,而她早已不是千金小姐。 本以为他们再无机会,他却依然对她如初! 新婚之夜,他冷冰冰的掐着她的下巴说,“云熙,我们离婚!”

    作者:南锦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