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凉好赶紧给林源回了一个问号,想要问清楚林源是有什么事,但是林源并没有回他了。

沈凉好抬起头来看向林源的工位,发现林源也并没有在工位上了。

她只能给林源打电话,也没有打通。

算了……

林源这么着急的找她,肯定是有挺着急的事情的。

沈凉好下了班之后还是按照他约定的地点去等林源了,一到了约定地点,再往里面走,就觉得十分奇特。

这个会所,说白了就是夜店啊。

一进门热闹嘈杂,所有人都缓缓地滑向了舞池,看起来十分开心的在消遣着夜色寂寥。

沈凉好穿越人群便朝着约定的包厢走了过去的,她走到包厢里面,林源还没有来,但是她已经有点不想等的意思了。

因为……这个所谓的主题包厢里的主题十分露骨!

墙上画着那种某些暗示似的简笔画,而且此时画面正在播放的歌曲听起来也十分的“暗示”。

沈凉好无奈的皱了皱眉头,完全不懂林源在搞什么,直接拿起了手机赶紧给林源打了个电话过去,“你在搞什么啊?”

这下林源接通了电话。

“我已经在会所门外了,我马上就进去啊。”

能听到林源的那边也传来嘈杂的音乐。

“行,那你进来再说吧。”

既然林源已经到了,沈凉好就也没有必要再和林源多聊,有什么都可以见面聊,她就赶紧挂了电话。

林源穿了一件黑色的风衣,一走进这个房间里,就也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他先将风衣主动地挂在衣架上,才看向了沈凉好,说了一句,“你这品味挺独特啊,怎么喜欢这种地方?”

“我还想说你品味独特呢。”

沈凉好皱了皱眉头,完全不理解林源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一听到这句话,林源眨了眨眼睛,停下了动作,又问,“不是你和我说有重要的事情说吗,还说事关重大所以不能用微信大号联系我,注册了一个小号。”

林源自己说完这句话,都有点虚的感觉,说的声音越来越小。

果然,沈凉好听了林源的话,忍不住就笑了。

“这是什么逻辑啊,我能有什么大事需要注册一个小号说啊。”

说着,沈凉好赶紧的拿出手机来走到了林源的身边,一边说道,“喏,这是你给我发的消息。”

一看这个消息,林源就皱起了眉头。

“我没发过这条消息,不定是谁拿了我手机发的。”

“你看。”

说着林源也赶紧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沈凉好,冲着沈凉好说道,“你的小号。”

所谓的沈凉好的小号,和沈凉好的头像签名都一模一样。

只是是新加的小号。

就在这个时候,林源和沈凉好忽然都意识到不太对了。

“走吧,被算计了。”

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出了这句话,就赶紧转身要往门外的方向走去。

结果,都没有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门外咔哒一声。

林源赶紧冲到门口取拽门的时候,发现已经晚了,门已经被人从外面锁住了,根本就拽不开了。

“我马上打电话叫人。”

林源都没有等沈凉好说话,就赶紧急切地说道。

沈凉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直接就回到了沙发上坐着了。

林源打完电话之后,沈凉好才看着林源说道,“咱们两个被整了,你说整咱们的人是什么目的?”

沈凉好看向了林源的,简直要被气笑了。

“不知道,但是我觉得咱们可能很快就知道了。”

林源这句话刚说完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了外面有一群人涌入的声音,紧接着他的门就被打开了。

沈凉好和林源穿戴的都挺整齐的,但是,在这种场所里,那些门外涌进来的记者一进门就直接涌了进来,对着沈凉好和林源一顿拍。

沈凉好都蒙了。

这件事情特别的猝不及防。

林源倒是反应很快,他直接快速的拿起了自己的黑风衣就罩在了沈凉好的头上,然后快速的拉着沈凉好就往门外的方向走着。

一直到上了林源的车之后,他都没有帮沈凉好取下罩在头上的风衣,而是快速的带着沈凉好开车出了一段路程之后,这才帮她拿下来。

“甩开了记者了。”

林源说了一句。

沈凉好现在已经顾不上责骂或者生气了,她只想笑。

“为什么要把咱俩关在一起叫记者?你是一个有身份可以博眼球的人吗?还是我是能博人眼球的人?”

本来,沈凉好觉得前段时间她因为程茉涵的事情被搞得乌烟瘴气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

但是今天这么一闹,她忽然就有点分不清了……

林源看了一眼沈凉好,“可能是我的身份可以博眼球吧,我现在先把你送回家吧,然后,我找人去摆平这件事情。”

林源似乎看起来整个人也不算太慌乱,认真的和沈凉好说了一下。

“嗯,你等一下。”

沈凉好思考了一下的,拿起了手机,立刻给秦晏北打了个电话过去。

“喂?”

在秦晏北刚接通电话的时候,沈凉好便立刻的问道,“你现在在哪里?”

“还在公司,大概二十分钟之后下班。”

“我现在去找你。”

沈凉好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立刻挂断了电话。

“你把我送去我老公的公司吧。”

事到如今,沈凉好也就不用再向林源隐瞒秦晏北的身份了,和林源说了一句。

“好。”

林源自然的答应下来之后,就按照地址调转了车头。

秦晏北的办公室内,秦晏北刚合上文件,就传来了急切地敲门声。

秘书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和秦晏北说道,“秦总,有第一娱乐的记者给您打电话,说有大新闻问您要不要买。”

“什么新闻?回绝。”

秦晏北甚至连是什么新闻都没有问,直接便要回绝。

“总……总裁,您还是接进来看一眼吧,我把新闻稿先发您。”

秘书按着秦晏北,哆嗦的建议道。

“关于什么的?”

秦晏北依旧没有要看的意思,看着秘书准备让秘书言简意赅的陈述一下。

“是……是关于沈小姐的,她和别的男人去那种场所被记者拍到了,抓了个正行,对方就是昨天您让我查的,林氏投资的继承人,林源。”

秘书说完这些话的时候,额头上已经渗透出了冷汗了。

秦晏北皱了皱眉头,说道,“你自己将这个新闻压下来好了,你看着公关。”

说完,便让秘书出去了。

秘书刚一出门,沈凉好就已经到了。

她到了门口敲了敲门等到秦晏北回复了一句之后,沈凉好才走了进来,她看着秦晏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说道,“我好像是闯祸了。”

沈凉好跑得太急,上气不接下气,她连忙的先给自己接了一杯白水,才认真的看着秦晏北,再说道,“我被拍了,我和林源一起被设计去了一个会所,然后记者就来了。”

沈凉好自己说出来这一串的时候,她自己都觉得不可相信。

如果她是秦晏北的话,她自己都不能相信。

结果,秦晏北只是轻轻的抬头看了一眼沈凉好,说道,“就这么简单吗?为什么要告诉我。”

“需要我帮你摆平?”

“不用。”

沈凉好看着秦晏北,又喝了一口水,才说,“林源已经去摆平这件事情了,我觉得他应该能摆平好,我是想着假如他摆平不好的话,你最好是有个心理准备,不要被我的新闻影响道。”

“我已经命人去解决这件事情了。”

秦晏北抬头望了沈凉好一眼,认真的说道。

沈凉好听到这句话,微微的惊讶了一下的。

“你已经知道了?”

“所以,记者是来找你要钱了?”

秦晏北不置可否,并没有回答沈凉好这个问题,而是和沈凉好说道,“我们可以回家了。”

沈凉好疑惑的看着秦晏北,“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我可以解释的。”

“没了。”

秦晏北表现的很淡定。

可是秦晏北越是淡定,沈凉好就越是不淡定了。

她跟着秦晏北上了电梯,缓缓地下了楼。

等到下了楼之后,到了车上,沈凉好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又问了秦晏北一句,“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的吗?”

“你希望我问你什么?”

秦晏北看着沈凉好,疑惑的问了一句。

这句话,竟然把沈凉好也问的哑口无言了。

“我是觉得这个误会,我怕你心中有什么波动,我可以给你解释的,我和林源没有什么。”

“以后远离这个人。”

秦晏北没有多说了,只是命令了一句,便开始发动车了。

沈凉好没有再说下去了。

话说到这种程度,差不多就已经说清楚了。

而且,这段时间,她与林源肯定是要保持距离了。

第二天,沈凉好在上班之前,就先在网上看了一遍新闻的,果然一点她和林源的事情都没有,没有一点点的水花,也不知道是林源做的还是秦晏北做的。

她开心的去上班,到了公司,大家基本已经来了,只是林源没有来。

毕竟之前林源就不怎么来上班的,所以,沈凉好并没有觉得奇怪。

可是,没有一会功夫,忽然有个女人直接走到沈凉好的身边,敲了敲沈凉好的桌子,和沈凉好说道,“你知道林源为什么被解雇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