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没什么大事的。”

引起秦晏北的过分重视,好像让整个房间里都弥漫着一种紧张的氛围。

沈凉好没有特别放在心上,以前的时候也似乎有人疑似跟踪饭饭的情况,因为饭饭长得太可爱了,总有一些星探之类的想要找饭饭签约去拍杂志。

所以,也是有这种可能的。

“别太紧张,真的没什么大事,我们吃饭吧。”

刚刚沈凉好炒菜已经呕吐之后,秦晏北就没有再让沈凉好炒菜了,而是换做了家里的保姆阿姨去炒菜了,说话的功夫,菜已经全部都端上了饭桌。

“好啊,吃饭饭!”

饭饭最先反应过来,赶紧冲进了洗手间去洗手,团团也就紧接着进了洗手间了。

一如往常是温馨又开心的一餐饭,等到沈凉好与秦晏北吃过晚餐之后,洗了澡回到卧室,秦晏北才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和沈凉好认真的说了一句,“我明天的时候要送茉涵去一下电影节。”

“去就去呗,不用报备,你们的工作我理解。”

沈凉好表现的异常大方。

倒是让秦晏北有些微微不悦,“也许作为一个合格的妻子,你应该适当的多关心一下你的丈夫。”

秦晏北靠近了沈凉好提醒了一句。

沈凉好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却又忍不住笑了一下说道,“好吧,那我问一下,请问秦先生您准备什么时候去呢?大概是几点钟,和茉涵小姐的工作内容是什么?会不会有牵手什么逢场作戏的缓解?”

沈凉好一连串的问出了几个问题。

却收到了秦晏北抛过来的一个白眼,说道,“好了,你够了,还是不过问了。”

他也能看出来,沈凉好就是故意的在和她逢场作戏。

沈凉好不禁抿嘴笑了一下,“我是因为对你放心,所以我就什么都不过问了。”

沈凉好觉得有点困,躺在床上没有一会就睡着了。

第二日,她就正常的去上班的,把这一天就当成平常又平常的一天。

而秦晏北在去了公司之后,就开始随着程茉涵一起去了电影节,秦晏北的车是被很多人熟知的,所以当秦晏北的车远远地开过来的时候,就一下子被一堆记者围了上去,都没有下车,也没有按下车窗玻璃,那些记者们就将长枪短泡对准了车的方向。

程茉涵坐在车上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子,这才看向了秦晏北说道,“晏北你陪我下车吧,送我出去之后,你再离开好不好?”

秦晏北皱了皱眉头,看向了程茉涵,“这种场景我觉得你自己是可以应付的。”

秦晏北认真的看着程茉涵说了一句。

程茉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可是你陪我下车走进去也是合情合理的,还可以顺便宣传一下我们的电影。”

程茉涵看着秦晏北。

“不了。”

秦晏北只是简短的拒绝了一次,一句话都不肯多说。

程茉涵被拒绝之后,眼睛里带着难过的泪光,她看向了秦晏北,就像是要哭出来一样。

可是,外面有那么多记者在等着,她只能又装模作样的擦干净了自己的泪水,和秦晏北说了一句,“那晏北,你回家的路上小心。”

说完这句话,程茉涵就像是鼓起了巨大的勇气一般,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快速的下了车。

慢慢的走了出去。

瞬间无数的闪光灯就打在了程茉涵的身上。

程茉涵凝视着众人的目光,快速的朝着远处跑过去的,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女人朝着程茉涵的方向走了过来,冲出了重围凑到了程茉涵的身边,说道,“程茉涵!你不要脸,我好朋友不好意思来教训你这个小三,我来。”

说着,这个女人就飞快的扬起了一瓶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紧接着撒过来的时候,液体就溅出来了。

瞬间,现场一片慌乱起来,只听着程茉涵大声的喊了一声,“啊……”

幸亏程茉涵旁边的一名男工作人员反应极快的脱下来外套帮着挡了一下,液体飞溅,在溅到男人的外套上的时候,顿时就烧出了几个大窟窿!

“硫酸!”

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之后,混乱的场景更加混乱了。

那个泼了硫酸的女人见状之后,赶紧转身就逃跑了。

“茉涵小姐受伤了!”

随着一声大喊,现场的工作人员就又赶紧将目光聚集在程茉涵的身上,那些人匆匆的跑到了程茉涵的身边,赶紧的分出来一条路,专门供程茉涵通行。

“秦总,那边好像是茉涵小姐出事了。”

司机本来在调头准备带着秦晏北离开,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发现人群骚动,朝着人群中看了一眼的。

赶紧提醒秦晏北。

“停车!”

秦晏北朝着门外的方向也看了一眼,确定真的是程茉涵的时候,他立刻命令了司机一句。

紧接着,秦晏北就赶紧下了车。

此时,程茉涵被人簇拥着一句走了过来。

“上车。”

秦晏北先走过去的时候,程茉涵几乎是一下就扑在了秦晏北的身上。

秦晏北已经顾不上那么多,先将程茉涵送到了车上立刻命令了司机一句赶紧开车。

司机也顾不上任何,直接开着车送程茉涵去了最近的医院。

因为程茉涵一直在喊疼,以及她低着头,最开始并不知道程茉涵究竟是哪里受了伤。

她先去到了急诊室做伤情判定以及治疗,秦晏北则守在了门口。

本来……这就是电影节的现场,自然的聚集了很多的记者,如今又程茉涵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所有的记者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赶紧的都追了过来,这个现场就像是在直播现场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急匆匆的朝着秦晏北的方向走了过来,和秦晏北说道,“秦总,已经抓住那个泼硫酸的女人了。”

这个西装男是这次的电影节负责安保的人之一,赶紧来向秦晏北报告。

“在哪里?”

秦晏北面上的脸色十分难看,不悦的问了一句。

“在保安室了。”

“我随你去。”秦晏北看了一眼,说道,“你留在这里等着,有消息给我打电话。”

秦晏北交代了司机一句,就赶紧跟着负责安保的西装男走了出去。

这件事情,秦晏北必须要亲自过问。

因为,是冲着程茉涵来的,还是泼的硫酸,程茉涵是一个艺人,她的脸很重要,甚至说她身上所有的皮肤都很重要!

所以,这个人真是太恶毒了!

到了安保室,那个女人正坐在座椅上一脸不屑的看着门口,在看到秦晏北进来的时候,表现出了不屑。

“渣男来了?”

秦晏北不禁皱了皱眉头看向面前是女人,她穿着一件碎花的连衣裙,体型偏胖,皮肤粗糙,虽然看起来二十五六的样子,但是整个人的状态更像是一个三十几岁的人。

“你是谁?”

她刚刚说的渣男来了明显的就是冲着秦晏北说的。

所以,秦晏北自然的问了这个女人一句。

“我是谁不重要,你的小三脸毁了没有?”

女人更是恶毒的说道。

秦晏北脸上的神情更加难看。

“别废话,赶紧说,谁让你来的!”

这个时候,负责安保的人走上前去,拍了一下女人面前的桌子,恐吓道。

“我自己想来的!”

“你为什么要来,你和程茉涵小姐有仇吗?”

“有啊,她抢我好姐妹的老公,她还在网上装作一副白莲花的样子,难道不应该挨硫酸吗?”

女人说的更是理直气壮了。

“你的好姐妹是谁?”

秦晏北理智的看着面前的女人,问了一句。

“沈凉好啊,秦总的正牌妻子。”

“你叫什么名字?”

秦晏北脸上的情绪未动,又问了一句。

“张凌凌。”

女人笑了一下,“我也不怕你知道我的名字,反正我也没有做错什么。”

“还嘴硬!”

安保人员烦躁的又拍了一下桌子,警告道。

“所以,你是因为替沈凉好打抱不平,所以才这样做?”

“凉好每天和我吐槽你们家的破事,凉好心善,她也想弄死这个女表子,但是她没有办法出手,我来帮她。”

这个女人说这些话的时候还表现出了洋洋得意的样子。

秦晏北不屑的笑了一下。

“沈凉好不会做这种事情,你说谁是你的背后指使。”

“你相信凉好就太好了,自然不是凉好指使的,是我自己这样做的。”

女人又换了一种说法。

秦晏北皱了皱眉头,转身看向了旁边的旁边的安保负责人说道,“让她继续在这呆着。”

说完这句话,秦晏北便转身走了出去。

走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他才拿起手机来,拨打了一个电话过去,这个电话是打给沈凉好的。

“喂?”

沈凉好当时正在研究午饭吃什么的问题,见到秦晏北打电话过来连忙问了一句,“你要请我吃午餐吗?”

“你现在在哪里?”

秦晏北没有接沈凉好的那一句话,而是直接问了一句。

“嗯……我在公司啊。”

沈凉好直接回答道。

“怎么了?”

沈凉好已经能通过电话感觉到秦晏北似乎语气有点不太对。

“你认识不认识一个叫张凌凌的人?”

“哪个张凌凌?”

沈凉好疑惑地又问了一句,秦晏北便将张凌凌的外貌形容了一遍的。

沈凉好这才说道,“认识,之前的一个发小,小时候我们经常在一起玩。”

“最近有联系吗?”

“有啊。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