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凉好在秦晏北问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是有点疑惑的。

毕竟,她从来没有把秦晏北介绍去认识一下她那些所谓的朋友们。

“她忽然闯到了电影节现场,伤害了茉涵。”

秦晏北握着手机,语气依旧是没有太多起伏的和沈凉好说道,而电话那端的沈凉好在听着这些话的时候,却忽然心重重的沉了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秦晏北那边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便听到有人宠着秦晏北喊道,“秦总,程小姐在医院醒了,吵着不想活了,您过去见一见吧。”

这些话,沈凉好都通过电话全都听到了,她听到这些话之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然后听着秦晏北冷冷的说了一句,“我先挂断电话了。”

“好。”

她心里很慌。

秦晏北挂断电话之后,沈凉好连忙也不敢耽搁,赶紧上网搜了一下网上的消息,现在已经流传出了视频,她将视频调出来看了一下。

现场太熙熙攘攘吵吵闹闹了,根本就听不清里面具体在吵些什么,可是趁着混乱的劲儿,沈凉好还是听到了那些在嚷嚷着硫酸的!

而那个持凶者,她也认识,就是张凌凌!她的发小张凌凌。

她和张凌凌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面了,所以她并不知道张凌凌过的如何,只是隐约的能从朋友圈里知道张凌凌结了婚,并且有了孩子,家庭幸福不幸福她并不知道,因为张凌凌每天的第一张照片都是发一张孩子的照片,然后配上妈妈爱你,妈妈一定会好好保护你之类的。

她和张凌凌也没有什么交集,就是偶然一次张凌凌和她聊天交流孩子,她和张凌凌聊过几句。

沈凉好不知道为什么张凌凌和程茉涵会联系上。

但是她已经来不及想这么多了,她也得去医院看一下。

明显的,刚刚秦晏北在电话里问她认识不认识张凌凌,而且现在程茉涵还住院了,她需要去看一看,搞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凉好连忙上楼找经理请假,请了假之后直接打车快速的到了医院。

医院已经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她害怕自己被围观在这个时候露面也不好,所以她借了一身保洁员的衣服这才快速的朝着程茉涵所在的楼层跑了过去。

医院内,程茉涵在病房里放声大哭。

因为硫酸的烧灼原因,她的手上在手腕处有一小块刺目的烧伤,后背有一片烧伤,幸运的是,那个帮她阻挡的人很及时,她的脸上并没有一点疤痕。

可是,即便是这样,她依旧无法接受。

“晏北,我完了,我彻底完了,我毁成这样,我以后怎么办啊。”

程茉涵紧紧地抱着秦晏北的腰,大声的说着。

“我不想活了,我无法接受现在的我自己,我不想再活了!”

程茉涵这样说着的时候,忽然就从秦晏北的怀中挣扎出来,然后快速的跑到了窗口的位置,想要往下跳。

病房里的工作人员见状,赶紧上前拦住了程茉涵。

“程小姐,不要啊,千万不要!”

大家一声声的劝说着。

秦晏北站起身来,走到了程茉涵的身边,将程茉涵从高台上拉回来,和程茉涵说道,“你怎么会完?”

“你并不是一个花瓶。”

“可是,我已经变得丑陋了。”

“你的这些伤势是可以通过治疗一点点变好的。”

“不,晏北,你不要安慰我了,我觉得我完了,我不能接受我自己。晏北,我已经是一个失败者了,我什么都没有成,可是现在,老天却还要拿走我的容貌。”

程茉涵哭得撕心裂肺。

秦晏北静静地看着程茉涵,冷静的说道,“你怎么会是一个失败者?”

“你五岁学钢琴,十岁开个人演奏会,十五岁被最有名的音乐学院录取,你到现在拿奖无数,你怎么是一个失败者?”

秦晏北认真的看着程茉涵,他将程茉涵的脸捧着,认真的让程茉涵看着自己的眼睛。

“晏北,那是过去,过去的我是足够优秀,可是我现在已经完了,你知道的,我现在转型没有办法转型,我的家庭也完了,我爸爸欠下的巨债我没有办法还,我妈妈生着病,而我……我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

“晏北,我完了。”

程茉涵的眼泪在不住的流着。

秦晏北认真的看着程茉涵,“不会。”

“晏北,我是一个失败者,彻彻底底的失败者,家庭不幸福,爱情不顺利,现在唯一引以为傲的一点事业,老天也要收回去了。”

程茉涵依旧在哭,她紧紧地抱着秦晏北。

本来就明艳的脸此时更是因为显得楚楚动人而越发的让人生怜。

秦晏北认真的看着程茉涵,将程茉涵的脸捧起来看着自己,说道,“茉涵,你没有完,你听我说,我会治好你的伤,你相信我。”

“晏北,如果治不好呢?”

程茉涵仰起头来看着秦晏北,问道。

“如果治不好的话,你会一直照顾我吗?”

程茉涵用着渴望的眼神看着秦晏北,目不转睛,她的眼角处还挂着没有干的泪痕。

带着无线的希望看着秦晏北。

就像是,秦晏北是她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秦晏北低头看着怀里的程茉涵,说道,“我会。”

门外,沈凉好其实已经来了很久了,她一直站在门外看着门内的动静,她能够隐约的听到秦晏北与程茉涵之间的对话。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推门而进,她觉得她就不应该来,她来这里就是多余的!

她看到了程茉涵的崩溃,与请求。

也看到了秦晏北的安慰了怜惜。

她虽然能明白也许秦晏北就是因为出于责任感或者其它,可是,她还是觉得自己的心全都揪在了一起。

一直到程茉涵问秦晏北会不会一直照顾她,他说会的时候,沈凉好的心彻底被击打的七零八碎。

那才是爱情啊。

痛彻心扉的爱情。

秦晏北不可能不管程茉涵的,因为程茉涵贯穿着秦晏北最好的年华。

就连她这个旁观者看的时候都看的心碎了,何况秦晏北呢?

沈凉好待不下去了,她抹了一把不知道什么时候夺眶而出的眼泪,转身逃跑。

她不知道自己再听下去会怎样。

病房内,程茉涵再听到秦晏北的保证的时候,满怀希望的抬起头来,看向了秦晏北,问道,“真的吗?”

秦晏北认真的看着程茉涵,说道,“我会安排好你的后半生,我会让你做你最喜欢的工作,找到你爱的人。”

“我会给你引荐国内最好的乐团,我会重金重新包装你,我会让你衣食无忧。”

程茉涵听到秦晏北这种带着解释的话之后,不禁有些失望。

“你要帮我找到我爱的人?我爱的是你啊。”

程茉涵再一次表白。

秦晏北只是看着程茉涵说道,“你以后会再遇见更爱的人。”

“我只想要你。”

程茉涵主动地钻进了秦晏北的怀里,将秦晏北抱的更紧。

秦晏北没有动,医生在秦晏北进门的时候就已经嘱托过,第一件事需要安抚的就是病人的情绪问题,让她觉得人间有希望。

因为病人的身份特殊,她是一个公众人物,所以,她的这种很小的伤势其实对她来说心里影响依旧很大。

秦晏北听了医生的话,他答应了医生。

他现在也算是做到了。

沈凉好没有再回公司,她回了家的时候,是一个下午,家里除了忙碌的下人没有别人,她赶紧的冲回了浴室,将身上的一身清洁员的衣服脱下来,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将衣服又扔进了垃圾桶,顺便连垃圾袋都扔了出去。

她又给自己洗了个澡。

可是,脑子里都是那个画面,程茉涵说她以后完了,问秦晏北会不会照顾她一辈子,秦晏北说会。

她强迫自己不去想,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去想。

许久,沈凉好才站起身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管家上楼来,敲了敲沈凉好的门,问道,“夫人,是这样的,小少爷上次保命的机器人编程比赛现在要进入总决赛,去欧洲打比赛,让我回来收拾东西,可能今天晚上就走。”

“我还要通知一下少爷吗?”

“不用了,等晚上我来告诉他吧。”

沈凉好认真的说道。

“我去帮你收拾东西。”

沈凉好尽量掩藏着自己的难过,先到了团团的房间里帮团团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将东西都交给了管家之后,说道,“这些就够了。”

管家疑惑地看了看沈凉好,问道,“夫人,您有什么心事吗?”

“没有。”

沈凉好连忙的摇了摇头,“我今天只是有点累。”

“好。”

管家也没有再多问什么,而是看了看沈凉好,便下了楼了。

虽然沈凉好说不用告诉秦晏北,她自己会通知秦晏北,但是,出了门之后,管家还是给秦晏北打了个电话,简单的汇报了一下团团要出国比赛的事情,以及沈凉好的情况。

十五分钟后,天色变暗,将近夜晚,秦晏北的车回到了院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