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将暮,正是一个开灯也可以,不开灯也能隐约看得到光的时候。

秦晏北进门的时候,发现整个家里只有佣人在忙着,他对着其中的一个下人问了一句,“沈凉好呢?”

“夫人在卧室,身体不舒服睡了。”

秦晏北便直接上了楼。

他打开卧室门的时候,看到沈凉好确实是躺在床上的,房间昏暗的可怕。

但是他还是先打开了灯,走到了沈凉好的面前,用手在她的眼前随便的晃了一晃。

如果睡着了的人在她面前晃手她是没有感觉的,睫毛自然是不动的,但是如果一个装睡的人,你用手在她的睫毛前晃一晃,她会下意识的睫毛眨眨。

实验测试证明,沈凉好确实是在装睡。

秦晏北看向了沈凉好,笑着说道,“心情不好,还是身体不舒服?”

沈凉好在秦晏北做出刚刚举动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装睡觉的事情是瞒不住秦晏北的,所以就睁开了眼睛,看向了秦晏北,说道,“都还好,就是刚刚比较犯懒躺一会。”

她看着秦晏北,“你怎么回来了?程小姐没事了吧。”

沈凉好关切的问了一句。

但是秦晏北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根本就看不出秦晏北究竟是开心还是不开心。

“还好,情绪稳定了。”

秦晏北简单的回答了一句。

这个时候,家里的佣人上了楼,敲了敲门冲着里面说道,“夫人,少爷,晚餐做好了,可以开饭了。”

秦晏北看了沈凉好一眼,说道,“走吧,我们下去吃一点。”

沈凉好看了看秦晏北,不好拒绝,便起身跟着秦晏北下了楼的。

当她到了楼下,才发现没有饭饭。

于是又问道,“饭饭呢?”

“管家说饭饭在回来的路上想要吃麦当劳,所以他就带她去吃麦当劳了,之后要带她去灯光节看一看。”

“嗯,好。”

沈凉好不知道回什么酒回了一个好字。

她是真希望自己能表现的开心一点。

秦晏北再次看着沈凉好,上下打量了一下沈凉好才说道,“今天你去医院了?”

秦晏北一边用勺子帮沈凉好盛了一碗汤,放在沈凉好的面前,一边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这一句话,语调平平,可是却像是在沈凉好的心中响起了一声惊雷。

她抬头不好意思的看了看秦晏北,这才默默地点了点头说道,“嗯,是。”

“去医院做什么?”

“本来是想要探望一下程小姐的,担心程小姐的伤势。”

沈凉好语气自然。

只是心中有些难过。

“那为什么又回来了?”

秦晏北喝了一口汤,又在漫不经心的吃着饭,优雅从容,连说话的语气都挺优雅从容的。

可是,现在对沈凉好来说,就很折磨。

她也忙的低头喝了一口汤,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说道,“就是,我刚刚到了那本来想溜进去,但是我找清洁员换了一身衣服之后,我发现记者太多了,我还是觉得不保险,我就回来了。”

沈凉好这里面挑了两句话说谎,而过程没有说谎。

她觉得,秦晏北既然能问她是不是去了医院这种话,应该就是发现了什么的。

所以,如果她隐瞒,可能也隐瞒不住。

不如把过程说了真的。

只是把她听见了他们对话这一块隐瞒起来了。

秦晏北抬头看向了沈凉好,语气淡淡的说了一句,“茉涵现在情绪不太稳定,有轻生倾向,所以需要我在医院安抚。”

“她的手腕处被硫酸腐蚀,背部被硫酸腐蚀,留下了疤,她很崩溃。”

“如果换做我我也会很崩溃的,所以你一定要安抚好程小姐。”

沈凉好强忍着心中的难过,和秦晏北说了一句。

这个时候,秦晏北忽然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看向了沈凉好的,认真的问了沈凉好一句,“你对张凌凌很熟悉吗?”

“这件事情是张凌凌做的。”

“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张凌凌会和程小姐有联系。”

沈凉好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的,说道,“你需要我帮忙问问吗?我可以去问问的。”

她的脸上满是认真。

秦晏北看向沈凉好的眼神中却充满了打量。

许久之后,秦晏北静静地喝了几口汤之后说道,“如果你想见她一面的话,我可以带你去见她,她现在在保安室被扣留着。”

“那吃了饭去见她一面吧。”

沈凉好想了想,她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张凌凌会伤害程茉涵。

吃过晚饭之后,秦晏北便带着沈凉好去了原本关着张凌凌的地方,还没有推门进去的时候,秦晏北就先嘱咐了沈凉好一句,“张凌凌的情绪也不是很稳定。”

“放心,我们之前关系还不错,应该没事的。”

沈凉好冲着秦晏北笑了一下的。

当她推门进去的时候,秦晏北却故意留在了门外。

沈凉好是以为秦晏北并不想打扰她的,她先见到张凌凌的时候,以为这么多年她已经忍不住她的,可是没想到,她还没有自我介绍,张凌凌就急切地握着沈凉好的手说道,“凉好,你总算来了,快救我出去吧!”

这句话的意思,就像是在等着沈凉好来一样。

沈凉好听到这句话,不禁愣了。

“什么叫我总算来了?”

“你不是告诉我说没有什么危险吗?你不是说秦晏北肯定会帮你摆平的吗?毕竟他要顾忌到你的身份,那为什么他还会把我关在这里一整天?”

张凌凌就像是比沈凉好还惊讶似的,对沈凉好发出了三连问。

沈凉好更加觉得疑惑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凌凌我还想问你呢,你为什么会去泼程茉涵硫酸?你是疯了吗?”

“凉好,我知道了,你准备不认账是吗?”

张凌凌瞪大了眼睛表现出不可思议的样子,靠近了沈凉好,问道。

沈凉好惊讶的看着张凌凌,“什么叫我不认账,你说我是去指使你了吗?你这个意思是这样?”

就在这个时候,门再次被推开。

秦晏北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看向了沈凉好,目光在沈凉好的身上扫视了一下才说道,“咱们走吧。”

“晏北,你听到了吗?”

沈凉好现在已经蒙了,她看向了秦晏北,甚至连思考都没有思考就问了秦晏北一句。

秦晏北静静地看着沈凉好,点了点头。

说完这句话,他没有等沈凉好转过身去就朝着门外的方向走去了。

沈凉好呆呆的站在原处,她吃惊的看着秦晏北的背影,可惜,她看不见秦晏北此时的表情。

如果能看清楚秦晏北的表情,她猜想秦晏北现在应该对她来说是厌恶她的吧,毕竟她现在听起来很可恶。

沈凉好站在原处又看了一眼张凌凌,张凌凌看着她,眼泪直接掉了下来。

沈凉好不明白,为什么张凌凌也在哭。

“沈小姐,我们要锁门了。”

负责安保的人走进来,冲着沈凉好比了一个好的姿势,让沈凉好出去。

沈凉好没有再停留,快速的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秦晏北真的没有等她,哪怕是沈凉好走到门口的时候才发现秦晏北已经上了车了,沈凉好默不作声的上了车。

空气静默的可怕。

那种尴尬的氛围在空气中凝悬着。

秦晏北自然的发动车,开始开动了。

就在这个时候,程茉涵的电话打了过来。

秦晏北直接接了起来,电话那端,程茉涵的声音听起来带着几分沙哑,明显是哭过的声音,她和秦晏北说道,“晏北,我做噩梦了,现在睡不着了。我想见你。”

“我一会过去,大概半个小时。”

秦晏北没有一点推脱之意,直接答应下来。

他将车又加快了一些速度。

沈凉好坐在秦晏北的旁边,如坐针毡。

许久之后,她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和秦晏北说道,“你对于这件事情很愤怒是吗?”

秦晏北只给了沈凉好一个字,“是。”

因为受伤的是程茉涵……而程茉涵是秦晏北在乎的人。

沈凉好在猜测着。

如果是她在乎的人,受了这种伤,她也会很愤怒的。

“这种手段很残忍。”

秦晏北没有看沈凉好专心说道。

“我明天白天过来再问一下张凌凌,我会再试着联系一下小学同学,看看谁有张凌凌的消息,了解一下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沈凉好咬了咬唇,抬头望着秦晏北,又说道。

“不用了,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

秦晏北平时的时候,语气就比较冷淡,可是今天,沈凉好听着秦晏北的声音就像是更加冷淡很多分。

沈凉好不禁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现在这种氛围真是太压抑了,像是要把她折磨致死的感觉。

她顿了一下,再说道,“秦晏北,你刚刚听到张凌凌说的那一切,都是假的。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说,但是我不希望你误会我。”

沈凉好说完这些话的时候,秦晏北刚好把车停在了家门口。

他示意沈凉好下车。

沈凉好心中一阵失落,她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拉开了车门之后就下车了。

所以,秦晏北这个反应应该是不相信吧。

他不相信她。

之前没有利益冲突的时候,他对她的好,其实都不是爱。

现在,涉及到程茉涵了……所以他的爱被唤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