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凉好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内心异常的难过。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难过。

她想要控制自己不难过,可是她发现竟然很难,她都没有办法控制。

沈凉好站在院子里很久,尽管秦晏北已经离开了。

之后,她才回到了家里,躺在床上开始思考着应该怎么办。

她拿起手机来,还是决定先联系一下之前的发小或者小学同学,看一看谁了解张凌凌的情况,为什么张凌凌就忽然做出了这么多反常的决定。

可是,这些联系的年代都太久远了,她许久没有和过去的朋友联系过,而那些人也彼此之间都没有怎么联系过。

大家都不怎么知道张凌凌的消息。

所以,基本上就是一场空,沈凉好联系到了凌晨两点,都一无所获。

而这个时间了,秦晏北还没有回来。

她因为太累,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日的时候,沈凉好刚一睡醒,就赶紧又要联系之前的同学之类的。

结果,却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林源打来的。

“喂?需要帮忙吗?”

沈凉好还没起床,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所以她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微微的楞了一下,冲着电话那端的林源问了一句,“帮什么忙?”

“你的情人不是住院了吗?我想你应该也乱的一塌糊涂吧,所以,需要帮忙的话,说话。”

林源笑着说了一句。

沈凉好也是无奈的笑了一下。

“等我以后有机会看见合适的女人一定给你介绍一个,省得你把注意力全都放在我的身上。”

她开玩笑的和林源说了一句,“好啦,我暂时不需要帮忙,我先去洗脸,然后上班。”

“好。”

林源说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沈凉好还是低估了林源的话,她按照原来的步骤就先去洗漱刷牙之后,发现饭饭已经吃过早饭了,正站在客厅里等着。

沈凉好疑惑地看着饭饭问了一句,“在等什么?”

“我在等张阿姨。”

饭饭认真的说了一句。

就在这个时候,张阿姨急急忙忙的就冲了出来,快速的和饭饭说道,“乖,饭饭,张阿姨忙完了,等张阿姨再打电话给司机啊。”

说着,张阿姨就又要拿起手机来打电话。

沈凉好看着面前的这一波操作,不禁楞了一下,问道,“管家呢?”

平时一向是管家送饭饭上学。

“管家今天身体不舒服,正在床上躺着呢,所以我送饭饭上学,可是家里的司机今天也碰巧有事,我……我又不会开车。”

张阿姨为难的说了一句。

“我刚刚已经问过管家了,我可以给少爷公司的司机打电话让司机来接我们一趟。”

张阿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赶紧的拿起了手机又要打电话。

沈凉好连忙的摆了摆手,说道,“不用这么麻烦了。”

听着这个操作就有点复杂。

她看了一下时间,随手拿了个三明治放在口中,拿起了自己的包说道,“我今天开着管家平时的买菜车去送饭饭上学,顺便再去公司,晚上也不用管家去接饭饭了,我来接。”

沈凉好解释了一句。

张阿姨疑惑了一下,“夫人,那您要么开少爷的玛莎拉蒂。”

“太惹眼了,算了。”

沈凉好笑了一下,赶紧伸手拿了一把钥匙,便朝着门外走了出去。

秦晏北家给管家平时配的买菜车是一辆白色的POLO,沈凉好开起来还算是得心应手。

一切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

只是,当她开着polo走出了秦晏北家的院子的时候,忽然就不知道从哪里隐藏了很多的记者一下子跑了出来,开始纷纷的上车,对沈凉好展开了追逐战。

“妈咪,你看……”

饭饭这个时候已经看到了门外已经有很多的闪光灯在冲着这边闪啊闪的,她赶紧伸出手来指了指身后的方向,说道。

沈凉好见状,赶紧拦住了饭饭,“饭饭,把窗户关上,不要探头。”

凭借着她这段时间频频莫名其妙上新闻的经验,她觉得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大事了。

沈凉好赶紧打开了车的广播,迅速地找了一个娱乐频道。

就听着里面报道着,昨天最爆炸的就是属于程茉涵小姐被泼硫酸的事情了,虽然程茉涵小姐的伤势不算特别严重,但是这个泼硫酸的主谋倒成了一个重点。

目前,张凌凌小姐已经被警方控制,而大家都猜测,张凌凌的背后主使人十有八九会是秦晏北的夫人。

目前,秦夫人仍旧是一个谜。

但是,记者们已经纷纷的前往了秦晏北的家中。

秦晏北一直陪伴在程茉涵小姐的身边,这个时候表达了深切的情义,但是,恋爱学家分析,可能这件事情会成为一个激化事件,程茉涵和秦晏北在经历这件事情会重修旧好,而秦夫人可能会被扫地出门。

“妈咪……”

饭饭听到这里的时候,忽然插了一句,“妈咪,什么叫扫地出门啊,就是妈咪你要去扫地吗?”

饭饭刚刚听了一串这个新闻播报,但是很显然,饭饭可能并没有听懂。

沈凉好听了这句话,不禁笑了一下,随手就赶紧将新闻全部关上了,这才和饭饭说了一句,“扫地出门的意思就是先扫扫地再出门,为了干净。”

她总不能还要分析一遍这个关系吧。

“这个不重要。”

“一会妈咪把你送到幼儿园的后门,然后让老师来接你。”

“等等啊,妈咪找一下老师的电话。”

沈凉好一边开车,一边急速的又朝着后面的后视镜看了过去,发现那些记者的车咬她的距离咬的很近,根本不给她留一点机会。

但是幸运的是,他们的车很大,而沈凉好今天开的车很小,所以,她赶紧的寻找着附近有没有可以抄的小路。

秦晏北保护饭饭团团还是相对保护的比较好的,所以说,饭饭团团的学校应该还没有被泄露。

沈凉好四处观察了一下之后,赶紧拐进了一条小路里。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竟然有一种解脱感。

生活在自己了解的城市就是好!

现在……她飞快的将车一个急转弯就赶紧拐入一条大路。

然后又转入了向东的一条小路。

刚转进去的时候,沈凉好的脸上就绽放了特别开心的笑容!

因为,果然这个小路还是古老的传统,每逢3和7有集市!

现在集市已经熙熙攘攘。

两边的摊位密集而恐怖。

沈凉好的车很小,可以稍微让点路就通行,而那些跟着沈凉好的车进来的采访车看到面前的现象的时候,一下子就懵了。

沈凉好透过后视镜看着后面的车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一边暗自对这些小摊小贩说了一句对不起,一边快速的发挥自己良好的车技。

还好,运气不错。

拥挤的街道用了七分钟的时间,她就完美的通过了,而那些人还堵在了半中央。

沈凉好赶紧又开回了主路上之后,这才拿起手机来给饭饭学校的老师打了个电话,让饭饭老师来接一下饭饭,她将饭饭送到了学校,成功的交到了老师的手中。

但是,沈凉好有点担心就和老师多嘱托了几句,大概的意思就是告诉老师晚上的时候如果她不来接孩子,一定要把孩子藏好,不要暴露孩子的行踪之类的。

老师答应了之后,就将饭饭牵着进了教室。

沈凉好在门口看了好一会确定安然无恙的时候,才准备转身上车的。

结果,她都没有来得及过马路走到自己车上,就见着一堆人朝着沈凉好这边跑了过来。

沈凉好见状赶紧要往车里跑,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记者已经对着沈凉好咔咔咔的拍了起来,并且将话筒举到了沈凉好的面前,说道,“您好,请问您是秦家的什么人?”

沈凉好眨了眨眼睛,被问道这个问题的时候,微微的楞了一下。

这些记者并不知道她是谁?

“咳咳,是月嫂,专门负责带孩子的。”

沈凉好只能说道。

“你们不要拍我了,我还要回家和管家交代一下。”

说着,沈凉好就朝着车的方向走着。

“那请问秦夫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您能简单描述一下?”

“无法描述。”

“她恶毒吗?”

记者问道。

“好人。”

沈凉好回答。

“那她有什么魅力可以让秦晏北偷着娶了她?”

记者穷追不舍。

“我也不知道。”

沈凉好已经趁机钻上了车,赶紧发动车,试着动了动,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等到这些人再也追不上她的时候,她才深深地吁叹了一口气。

得亏今天开了一辆polo,穿了一身普通的上班服,被这群记者认成了月嫂。

要么,更难以逃脱。

只是,晚上可怎么办?

沈凉好一想到这个情况,就有些着急,她连忙的拿起手机给秦晏北打了个电话,将她遇见的情况叙述了一遍。

当沈凉好叙述完之后,和秦晏北说了一句,“我应该怎么办?”

“你现在回家。”

秦晏北冷静的说道,“我也会回家。”

他的语气依旧听不出来喜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