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不然整个半大不小有什么意义呢?”

沈凉好听着医生的话敷衍的应和了一下,“是,你们医生也要成就感的嘛,我懂。”

本以为说到这儿话题就算结束了,没想到男人又开口继续着这个话题。

“你这话说错了,D起步跟我们整形医生的成就感没有直接关系,跟男人的需求有关系,男人都喜欢身材好的,上半身以凶最为重要。”

医生说着就在沈凉好的胸部上空来来回回的比划着她的轮廓,比着比着他不自觉的就流露出了失望的眼神。

“太失败了。”

“不过你放心,经我手的整形,满意度百分之一百。”

原本沈凉好只是想躲一躲记者的,她不关心这些问题,对自己的身材也没有什么过多要求,她的人生,注意力不在身材上。

可是医生这么认真的说了一番,沈凉好躺着不自觉看了看自己的胸。

嗯,是小了一点点。

医生时刻注意着沈凉好的视线,看到她这番脸色当即开口。

“今天我心情好,给你加一台手术。”

说着,医生便迅速打开了病床上方的手术灯,冷光的手术灯直射沈凉好,又白又凉又刺眼,还显得特别的凄惨……

沈凉好吓的直接从病床上挣扎的翻了下来,摔在了地上。

“我刚才说我有病是骗你的,我只是想躲一下记者。”

医生伸手要扶沈凉好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赶紧解释了一句。

“躲记者?”

医生疑惑的看着沈凉好。

她赶紧用力点头。

“对,躲记者。现在的记者太猖狂了,见着我就想生吞活剥一样,我怕我不躲今天没办法活着走出这个医院。医者仁心,你就帮帮忙吧。”

沈凉好给了医生一个哀求的小眼神,希望能得到他的眷顾。

一般来说躲记者有两种人,公众人物和犯罪人物。

看着沈凉好的模样,白净纤瘦,不太像是犯罪人物,那就可能是第一种情况了。

“你是名人?”

傅垣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迅速在脑海里搜索着近期来医院就诊的女明星,然后笃定的说了一句,“不,你不是。”

没等沈凉好给出回答,医生便自己解答了自己刚才的问题。

医生否定了两个答案之后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你是谁派来接近我的?”

沈凉好一看医生戒备的样子慌张摆手,“不不不,我只是偶然躲记者进来,怎么派谁来接近你?”

“再说了,有谁会主动地想接近一个整容医生,大家应该都躲你才对吧。”

她说着就又仔细的看了这个医生一眼,样子倒是很帅,只可惜是个有点太过自恋的男人。

单说颜值,还是可以和秦晏北比一比的。

“怎么可能,那么多富婆想要包养我,你肯定是被哪个富婆派来的。”

傅垣再次盯着沈凉好。

“当然不是……啊!”

沈凉好还在解释,只是刚解释了两句,恍然间她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几秒钟之后她发现那个医生已经把她重新放回了病床上。

沈凉好感觉这个医生不正常,怎么有种跟自己杠上了的感觉。

她惊吓的看着医生,“我已经解释过了,我只需要在你这儿稍微待十几分钟,等到记者撤了我就会离开,我绝对不会影响你工作的。”

沈凉好说完便抬手做了一个发誓的手势,“我保证!”

她十分认真的盯着男人的眼睛,想要证明自己的真诚。

“可以躲,但是不能白躲。”

傅垣脸上有一丝戏谑,说着说着就拿起了消过毒的镊子,缓缓的俯身靠近着沈凉好。

沈凉好即刻反应,抵住了医生的身子。

“你要做什么?!”

沈凉好大大的眼睛瞪着医生。

只见这个男人一脸的淡定,“我突然发现你有一个地方很性感……”

医生说着便将沈凉好微微抬起的身子直接按了下去。

沈凉好眼睁睁的看着医生手里的镊子不断靠近自己,虽然不是利器,但在这种手术灯白光的照耀下显得特别冷利,可怕。

这镊子弄不死人,可沈凉好只恨自己现在没有个聪明的大脑想不到逃走的办法……

忽然,沈凉好感觉到了男人的气息,均匀的气息。

他居然已经这么靠近自己了……

而且他的视线是落在自己的唇上!

这?难道是要?

沈凉好内心已然有些崩溃!

现在她面临一个抉择。

要么出去被记者虐,要么留下被这个男人虐。

她没有太多时间了。

几秒钟之后,沈凉好用力深呼吸一口气,她准备推开这个男人跟记者同归于尽去!

可她还没准备好推,男人拿着镊子的手飞快的在沈凉好的眉心划了一下,她瞬间觉得某个部位生疼。

沈凉好吓的闭上眼睛平复心绪,估计再睁眼看到的就不是一张完整的脸了,而是花脸。

她眉头紧皱,好几分钟都没反应,像是死尸一般的躺着。

医生将手里的镊子甩到了消毒盘子里,铛的发出了一声警醒的声响。

沈凉好猛地睁开了眼睛,“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告诉你!你这样我是可以告你的!任何手术都要经过病人或病人直系亲属签署同意,你这样随随便便动我的身体,我要弄……”

医生一脸无所谓的清了一下嗓子,伸手指着消毒盘示意沈凉好看过去。

沈凉好才不听他的话,她继续开口教训着。

“医德败坏,我不会放过你的!”

同一时间沈凉好仔细的摸着自己的脸,检查着,可是摸来摸去也没发现什么异样。

没有摸到伤口,没有沾染血迹,那刚才是什么情况?

沈凉好疑惑的看向医生,“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医生淡定的端起了消毒盘走到了她的面前,“你自己看。”

沈凉好低头看着消毒盘里的凶器镊子,“这是……我的什么?”

她不确定,这个毫毛一样的东西,是她眉心处的?

医生随即把消毒盘放到了一边。

“你这个野生眉长得还凑合,可惜,多了这一根横眉。所以我取了下来。”

“……”

沈凉好简直想给他一个白眼。

这整容医生是处女座吧,连一根横眉都不放过。

她听着外面的声音似乎笑了一下,便毅然下了病床朝着门口走去。

这个医生有点怪咖,再待下去真的可能会……被动刀。

出去之后,果然没了记者了,沈凉好赶紧第一时间跑回家。

匆匆忙忙进家门,沈凉好正准备直接跑上楼洗澡换衣服,可她突然发现秦晏北在。

“你回来了?”

她朝着秦晏北的方向看过去,遗忘了自己这一身有些奇怪的行头。

秦晏北没有应声,沈凉好便朝着秦晏北的方向走了过去的。

当她靠近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段视频的声音,其中有一个声音挺熟悉的,像周商,他说的是打发记者的话。

沈凉好走到秦晏北的身边发现他正在看今天在医院里发生的事情,记者都清清楚楚的记录了下来。

眼前的阶段应该是自己逃离记者和周商之后。

那么前边,周商说的那些话以及对自己做出的举动,秦晏北应该也看到了。

沈凉好瞬间就有些不知所措。

秦晏北让她在家,她却出了门的。

她觉得也许应该和秦晏北解释一下,“我是想着你会在医院,我想见你。伤程小姐的张凌凌跟我有关系,但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我想调查清楚。如果我直接行动可能会破坏到你原本对我的安排,但是这么等着躲着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想提前跟你沟通一下如何解决,当面跟你说说我的想法。”

沈凉好在内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和秦晏北说道。

“想见我可以直接联系我。”

秦晏北冷冷启口。

他说完便将视频倒回到了周商和沈凉好互动的那一幕。

显然就是在等沈凉好的解释。

沈凉好随便的看了视频一眼,说道,“我和周商只是偶遇,我们不存在感情了。”

她和周商之间的事情,在秦晏北的面前晃过太多次了,所以沈凉好觉得自己解释都有点苍白无力。

“我……今天也许不该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秦晏北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的。

秦晏北随便的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内容,什么都没有和沈凉好说,直接就走了。

沈凉好咬了咬唇,看着秦晏北的方向,又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所以,现在这个局面,是她的解释有用还是没用?

好煎熬!

沈凉好一直到晚上睡觉,这段时间内心都在思考着,她觉得也许自己应该再给秦晏北发条短信解释一遍。

但是,又觉得解释也是多余。

总之,影响着她就失眠了。

然而,老天还很应景!在她失眠不知道该如何入睡的时候,微博给她推了一条热搜新闻。

是秦晏北在照顾程茉涵吃东西,拿着勺子,轻轻喂到她的口中。

程茉涵的眼中全是爱,即便看不到秦晏北的表情,她也能感觉到这个画面有多爱!

不行!

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如果张凌凌的事情一直不解决,她就没有办法恢复正常生活,再这样下去,她的生活就彻底乱了。

沈凉好压抑不住气愤的起床,连夜整理衣物离开了别墅,直奔张凌凌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