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大巴车都是打工仔的地盘,也是不太会被媒体记者光顾的交通工具。

沈凉好抱着自己的双肩包坐在了最后一排的位置上,难受的很。

司机开车没点节奏,时快时慢,弄的本来就精神不济的沈凉好胃里更加不舒服,一阵一阵的想吐。

车里满是汗水的味道,还有奶香饼干夹杂酸爽泡面的味道。

这单拎出来的美味凑到一起真是暴遣天物,沈凉好快被这味道整疯了。

简直让她是胃里折腾,心里折磨。

此刻,沈凉好怀疑自己有自虐倾向,她居然就这么半夜跑了出来,仅仅只为了程茉涵发的那一张照片?!

“有病!”

沈凉好忍不住开口痛骂着自己。

可是她就是生气,止不住的生气,生气到一秒钟都不想在秦晏北的别墅待下去,不想在没有他的那个房间待下去。

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的房间让她无法忽视正在医院贴心照顾程茉涵的秦晏北。

程茉涵发的那张照片正是秦晏北照顾她的侧脸,略带疲惫但仍然十足细心。

颠簸一夜,沈凉好是听到了公鸡的打鸣声才醒来的。

司机晃晃悠悠的在土路上行驶了十几分钟,最后在目的地停下了。

这一看就是乡土气息浓郁的乡镇,完全不像挨近城市的县城,连条像样的水泥马路都没有。

沈凉好背着包下了车,一脚就陷进了泥里。

司机在身后好心提醒着,“刚下过雨小心些!我这车明天晚上十一点会再返回来,你要是走记住时间,还是在这个位置。”

“好,谢谢。”

谢过司机,沈凉好整合着之前打听到的零散信息,开始步行往张凌凌的那个村走着。

这是她一早就计划好的办法,虽然有点曲折不能直达目的,但她还是想要尝试一下。

换做秦晏北一定要说她无用功,低效率。

可他现在没机会说自己了,他且顾不上自己。

如果昨天能在医院见到他,他或许还有教育她这些话的机会。

在沈凉好感觉自己即将把鞋底走穿的时候,她终于到了张凌凌老家的村里。

最开始的时候,张凌凌是沈凉好的邻居的,当时大家在一个大院里住着,后来沈凉好父亲发展的好了起来,而张凌凌家因为一些情况搬离了原来的地方,没想到竟然落魄到这么穷的地。

沈凉好不禁暗自感叹。

沈凉好挨家挨户的排查线索。

这个村子不大,整体问下来也只花了几个小时。

但是张凌凌的老家人对她的情况不太清楚,因为她回老家的时候不多,也只有逢年才会回来一次。

沈凉好大概听到的就是这些信息,例如,张凌凌日子过得不太好,但是每次过年回家倒是硬装的挺好。

这些信息对沈凉好来说没什么用。

但她仍然在离开每户人家前留了一句话,说她会在这儿住一晚,如果大家想起什么信息可以来村里唯一的一家小旅馆找她。

留下不是因为沈凉好不甘心,而是她没有任何交通工具离开这里,大巴车要明晚十一点才来。

回到小旅馆休息后,沈凉好对这群张凌凌老家村里的人几乎不抱任何希望了。

或许是折腾了太久,沈凉好真的撑不住了,很快便睡了。

第二天一早,旅馆的老板热心的叫她吃着早饭。

简单的煮粥和鸡蛋,非常家常,跟酒店真的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就跟借住村里的某户人家似的,沈凉好本来也无心吃早餐,结果,就在这个时候,老板突然提起了张凌凌。

“我听说你是来打听她的,她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没有,我是她以前的同学,工作原因来这儿顺便看看,好久不联系了,都不知道她住哪儿,所以打听一下。”

她觉得自己不该说出事实,所以就先随便回了一句。

“哦?是吗?”

“嗯。”

“那你这是没找到张凌凌了?打算什么时候离开。”

老板的脸上明显的并不相信沈凉好的样子,又问了一句。

“我一会儿就离开了,坐晚上十一点通到你们这里的大巴车回去。”

“哦,那,注意安全。”

吃过早饭之后,沈凉好简单收拾了一下,结账离开了小旅馆。

沈凉好稍微早一点到了大巴车的等候地点的,将近晚上十点的时候,沈凉好突然听到了脚步声。

这村子没有路灯,恰好又是阴天,昏暗的天空使得周遭更加黑漆漆。

她立刻拿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朝着脚步声的方向照过去。

“我是张凌凌的亲戚,你不是想问她的情况吗。我听旅馆的老板说你在找她。”

一个带着乡音的男声划破了深夜的寂静。

他的声音有点沙哑,听起来特别像是那种颓废得病的感觉。

“是,那……那您过来吧。”

这种出场方式,沈凉好又觉得挺月黑风高的,她明显的有点害怕,但是还和对方说了一句。

“我在隔壁村住,我听这个村的人说你打听她,所以我过来找你问问,她咋了?”

男人的靠近让沈凉好闻到了一股积郁的恶臭酒味儿,他没喝酒,这感觉是身上衣服的味道。

“她……”

如果这个人真的是张凌凌的亲戚,那么沈凉好说出实话未尝不可。

但是在开口之前,她需要再确认一遍。

“你真的是张凌凌的亲戚?”

“当然。”

男人眼神十分自信,随即就开口说着张凌凌的模样特征,连她身上隐私部位的胎记他都说出来了。

话虽然听着有点龌龊,但是不可否认,这一定是认识的。

不管是什么亲戚,肯定关系匪浅!

沈凉好把张凌凌发生的事情跟眼前的男人说了一遍。

“她现在在警察局,这件事肯定要调查清楚的。”

“嚯,张凌凌真行!真厉害!”

他随即对着沈凉好开口,“如果你说的情是真的,张凌凌伤人这件事不是受你指使,你是无辜的,那我可以帮你劝她说实话。”

正在这个男人说着的时候,大巴车就来了,沈凉好直接便和男人一起上了车的。

甚至连耽搁都没有耽搁,下了大巴车之后,沈凉好直接打车带着男人去了警察局。

一进警察局,男人就要求跟张凌凌单独谈谈,沈凉好跟警察说明情况就让男人单独去见张凌凌了。

可是,就是男人刚进去没多久,沈凉好便听到了女人的尖叫声。

是从张凌凌的房间里传出来的。

而后,她接连听着房间里的男人和张凌凌互相对骂的声音,言语下流龌龊,见状,警察和沈凉好赶紧就上前去拦的。

当进了房间,依旧按着两个人在打作一团。

“张凌凌,你个傻X,你快把我的孩子交给我。”

“滚,赵光,你别搭理我。我不用你管。”

“你以为我愿意管你啊!”

赵光看着张凌凌,又是一阵骂,“如果不是因为孩子,我都不在这来,我的脸都让你丢光了,你这种女人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你什么脸啊,你有个什么脸啊!”

张凌凌又是在骂。

然后俩人又是一番打斗。

沈凉好实在是看不过了,赶紧去帮忙拦。

可是,她刚触碰到张凌凌的时候,赵光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找到了一支笔,直接便朝着张凌凌这边的脖子划过来了。

而沈凉好恰好一伸手,瞬间,顺着她雪白的胳膊就划出了一道特别明显的红痕,一点点在往外面渗着血。

警察适时把两个人都拉开了,可是在拉开的时候,再看向了沈凉好,无奈的和沈凉好叹了一口气,说道,“沈小姐,可能这个男人也没有什么线索,您被骗了。”

沈凉好已经十分沮丧了,现在更是沮丧,原本眼见着要解决的事情,现在越弄越乱。

“沈小姐。”

然而这个时候,忽然外面又有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进来。

沈凉好看过去,发现是秦晏北公司的司机。

“秦总要求您立刻回去。”

看来,这是秦晏北派来把自己押送回家的人了。

沈凉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便上了司机的车的。

她上了车本来就很颓丧的,所以就又颓丧的问了一遍司机。

“秦晏北还在程小姐那里吗?走不开身所以让你来接我。”

沈凉好刚开口,忽然就意识到这句话似乎有点不对。

她是连夜离开别墅,之后的行程谁也没说。

如果秦晏北不在家就不会知道自己不在家,但这种情况不绝对,或许是家里阿姨管家说的。

但,他如果不是关注自己,就不会知道自己此刻在警察局。

所以,这是秦晏北在故意的关注着自己?

“秦总怎么知道我在警察局的?”

沈凉好又换了一个方向,问了秦晏北的司机一句。

“我也不知道。”

司机就像是说了一句没有说的话一样,瞬间沈凉好的心情就又跌到了谷底。

既然司机这么说了,沈凉好就觉得秦晏北应该现在就是还在程茉涵那里的,只是顺便关心一下她自己。

可是,当沈凉好回了家之后,她忽然发现,竟然秦晏北也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