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秦晏北,沈凉好就只当没看见!

因为之前离开的时候两个人的相处就已经不算快乐,这一次,她想要自己给自己打一个翻身仗,结果又失败了,还被秦晏北发现了,她真是更是不知道怎样面对秦晏北。

不如直接选择忽视,沈凉好便直奔楼梯想要上楼。

这两天折腾的她太累了,土味浓重的乡村,不能洗澡的小旅馆……

沈凉好此刻都能闻到自己身上的土味儿和汗味儿,她现在迫切的需要上楼洗澡,需要好好的休息。

想着这些,沈凉好的一只脚已经迈上了楼梯。

可突然之间,身后传来了秦晏北的声音,毫无征兆。

“等等。”

沈凉好感受着他的语气,冰冷,严肃,一点可以用美好词汇形容的机会都没有。

她强忍着情绪转身面对秦晏北,“我想休息了。”

她希望用这样的话来缓解他们两个之间的尴尬,她现在真是没有心情说了。

“可以。”

“近期别再出门。”

没想到,秦晏北在沈凉好说完那句话之后,只是自然的回了一句可以。

然后又嘱托了一句近期别出门。

又是别出门。

“你想让我不出门到什么时候?”

沈凉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缓缓的走到了秦晏北的面前,压抑着情绪,问了秦晏北一句。秦晏北看向了沈凉好,依旧是冷静的语气,“等到这件事情解决好就可以。”

秦晏北认真的说道。

“你不想问我这两天去哪儿了吗?”

沈凉好本来开口准备告诉秦晏北,她这两天出去的话,就是要去解决问题的。

可刚问完,沈凉好就觉得自己问了一句废话。

司机能够稳准狠的去警察局接她,这代表她的行程有人盯着,除了秦晏北应该没有别人会这么做。

她故作轻松的笑了一下。

“不对,我想你应该知道。”

沈凉好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去张凌凌的老家就是为了查清楚程小姐受伤这件事,因为真的不是我指使的。其实,不光是把我关在家里,就能解决这件事情的。我必须证明自己的清白。”

她一边说着这话一边认真的看着秦晏北,但他的心思她看不透。

至少她没有从秦晏北的眼睛里看到信任。

其实她现在所处的境地跟当初的剧务事件差不多,她想要证明自己。

当初她的坚持,她的脾性秦晏北都看在眼里,已经有过这样的事情了,为什么他不能理解自己想要自证清白的心情呢。

沈凉好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算了,既然你要求我不能出门,我就……”

沈凉好本来情绪上来准备了一系列的话,想要和秦晏北说清楚的,可是,在面对他的时候,看着他冰冷的眼神,很多话就都哑了下去。

她有些垂丧的准备说完这句话,转身就上楼的。

就在这个时候,秦晏北突然又说了一句,“我派人在查。”

听到这句话的沈凉好顿时眼睛里迸发光彩,像是又死灰复燃一样。

“你在查?真的吗?”

“嗯。”

秦晏北应声确认,继续开口说道。

“之后有消息我会直接让查的人联系你。”

他这话是给了自己这次事件调查的知情权,沈凉好心里顿时好受了不少。

“谢谢,只要能查,我就听你的话,近期不再出去了。”

沈凉好为着秦晏北刚才的那句话开口示好,毕竟他派人调查一定比自己查的效率翻了无数倍,她只需要坐等消息就好。

其实,她也不一定要去查这件事情的,她所有的目的都是为了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只有证明了清白,她和秦晏北的关系才会又恢复正常。

“你去洗澡休息吧。”

就在这个时候,秦晏北又冲着沈凉好说了一句的。

“好。”

沈凉好确实是有些不舒服,也没有再多说就准备再次上楼,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又转过身来看向了秦晏北,问了一句,“你不上去休息吗?”

“你是不是还要出去?”

沈凉好也不知道自己问这句话的时候有没有期待,但是,她说完,秦晏北一回答,她瞬间情绪就冷掉了。

因为秦晏北直接说的是,“还有事情处理。”

也就是他还要继续出去。

“好。”

沈凉好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就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她直接便上了楼进了浴室洗澡。

她以为,秦晏北说完这些话,等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秦晏北应该就已经走了的。

可是,她没有想到,当她走出来,秦晏北居然在房间里。

“你……怎么会还在家?”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秦晏北,对于他出现在房间这件事疑惑到不行。

“你怎么没去医院照顾程小姐?”

秦晏北扫视了一下沈凉好,“怎么,我应该每晚都抛下妻子去照顾她吗?”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程小姐受伤你担心,所以……”

“我说有事并不是只有程茉涵的事。”

他突然的解释让沈凉好措手不及,那她要怎么接这话呢。

看来是她妄自揣测秦晏北的事情了,这话一问就有点干涉过多的感觉。

“当然,你一个堂堂的大总裁,要处理的事情肯定不只是儿女情长。”

不知道为什么,秦晏北很讨厌沈凉好刚才说的这个词,尤其是用这个词形容他和程茉涵。

沈凉好说完这句话之后,秦晏北便是沉默,房间内氛围瞬间尴尬。

可看样子秦晏北今晚会留在家里的,保持这样的氛围会让沈凉好感觉忐忑。

这时候,沈凉好主动跟秦晏北问着程茉涵的情况。

“程小姐被伤到的皮肤恢复如何,现在情绪好些了吗?”

秦晏北随即开口回答着沈凉好的问题,很是配合。

“已经做了植皮手术,但仍然会有痕迹。尽管只是微痕迹,但对于茉涵艺人的身份来说是不行的。”

沈凉好从秦晏北的口中听出了一丝丝的担忧和遗憾。

沈凉好故意让自己忽视自己此时见到的秦晏北的担忧,而产生的一点不开心的心里,就继续和秦晏北说道,“对了,如果是微痕迹,可以用整形的办法修复。”

沈凉好居然这么热衷于程茉涵治疗的事情,还提出了十分有可行性的建议?

这让秦晏北感到有些惊讶。

“你希望治好茉涵?我有些不懂。”

秦晏北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沈凉好就又有些不开心。

因为其实他这句话还是有些怀疑他的意思。

“就知道这件事你不信任我,但没关系,事情会查清楚的!”

沈凉好看向了秦晏北,解释了一句,“因为张凌凌不是我指使,我没有那个想法要去害程小姐,所以我希望她好起来。”

话到这里,沈凉好还是忍不住问秦晏北一句。

“你相不相信我?”

刚才自己脱口说出的只是猜测,沈凉好还是想知道秦晏北心里真实的想法。

“我相信。”

秦晏北看了沈凉好一眼的,他说的这句话虽然听起来像是肯定的,但是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没有再说了,转身就钻进了书房里去处理工作了。

沈凉好并不知道秦晏北是什么时候回卧室睡觉的,第二日一早,沈凉好被身边的异样打扰的睁开了眼睛。

秦晏北正在穿衣服。

沈凉好随即看了一眼时间,早晨五点。

这不是他平时去公司的时间,怎么会这么早?

“是有什么急事吗?”

秦晏北边系着衬衫的扣子边回答着沈凉好,“我要去一趟医院。”

“这么早?是程小姐有事吗?”

“公司有会议,我赶在会议之前去医院一趟,确定茉涵的整形安排。”

听着秦晏北这么说,沈凉好顿时也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也想去。”

秦晏北本想开口拒绝,但是想起昨晚沈凉好回来时说的话,他便同意了。

“嗯。”

得到秦晏北的允准,沈凉好也迅速穿着衣服。

这件事从发生到现在,她都没有亲眼看到程茉涵的伤情,那次也只是隔着门听到了她在说话而已。

如果不能确定张凌凌把这件事作到什么程度,她难以安心。

张凌凌肯定不是受她指使,这点她非常清楚。

同时张凌凌跟程茉涵这种级别的人根本联系不上,所以不可能有仇。

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件事另有人指使张凌凌,目的就是栽赃陷害她。

眼下第一件事就是先去医院了解一下程茉涵实际的受伤情况。

沈凉好想好了,在了解到程茉涵的情况之后,她打算去见张凌凌,然后用一个谎话试着去套出她的实话。

沈凉好一路上跟着秦晏北到医院的,在车上有一种诡异的氛围,大家就像是约定俗成的一样,一句话都没有说。

当到了医院,沈凉好下了车的时候,秦晏北才和沈凉好说了一句,“茉涵一会可能情绪会很激动,假如不小心伤害……”

“放心!”

沈凉好笑着说了一句,“你放心吧,我不会介意程小姐伤害了我的,我相信她也不是这种人。”

“我只是想要了解一下伤势。”

“放心,有我在。”

秦晏北看着沈凉好也认真的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