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凉好打开门的时候,错愕的看着面前的来人。

秦晏北站在沈凉好的门前,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整个人看起来十分帅气,却又带着一种风尘仆仆的感觉。

他的眼神在见到沈凉好的时候,就一直紧紧地盯在了沈凉好的身上,不曾离开半分。

他将沈凉好上上下下打量了很久,确定此事面前的沈凉好是没有一点受伤的,完好的,这才放心。

“你怎么来了?”

沈凉好炸了眨眼睛看着秦晏北,竟然有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秦晏北了。

昨天晚上的奇遇,她和秦晏北的电话,以及她当时失控的状态,她觉得她在秦晏北的面前暴露的太多了。

而且,昨天她来了酒店之后,由于自己没有关视频的失误,更是和秦晏北发生了这么尴尬的事,沈凉好更是不好意思面对秦晏北了。

当下,沈凉好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直接伸手就要将门关上。

秦晏北的反应很快,在沈凉好刚要关门的时候,直接伸手便拦住了沈凉好。

然后他说道,“别躲了。”

昨天,已经基本上确定了她是沈凉好了。

沈凉好眸光中有些暗淡,觉得自己真是太丢人了。

“你过来做什么?”

沈凉好看着秦晏北,语气中带着疏离,“昨天谢谢你,但是昨天就是我状态不对,不代表什么。”

“你接下来还有比昨天的路程更难走的路要走,我查了你们团队的行程,因为你昨晚没有追上你们的队伍,所以,你今天还得一个人赶路。”

沈凉好听着秦晏北说话,并没有打扰秦晏北,继续让秦晏北说下去。

“当晚上的时候,你还会遇见一个比这个更难走的路,我怕你害怕。”

说到后面那句话的时候,沈凉好看到秦晏北的眼底竟然闪过了一丝真诚。

可是……她现在就是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秦晏北。

她收敛了自己的眸光,认真的看着秦晏北说了一句,“那也没有关系的,我应该可以,我就白天赶路,晚上休息。”

“接下来不一定这么幸运,可以找到酒店。”

秦晏北又提醒了一句。

沈凉好也知道,秦晏北这些话,也许都是真的。

可是,她和秦晏北之间并不知道应该怎么交流。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那我自己想办法吧。”

该死的!

秦晏北看着沈凉好的时候,微微的蹙了蹙眉头,不悦的皱起来。

这个小女人在搞什么?

他这个人很少和别人解释很多,现在已经和这个小女人说的够多了。

明明语气也挺“诚恳”的,结果,她却一味地在抗拒。

她当他很闲?

秦晏北皱了皱眉头,看着沈凉好说道,“我今天有个会议,我推迟了。”

“你有事你就赶紧回去忙吧。”

沈凉好也不想秦晏北说这句话的背后深意是什么,直接赶紧的推辞了一句。

这句话,更是让秦晏北不爽了。

秦晏北看着沈凉好,眉头皱的更紧。

假如他可以,现在就想把这个小女人搂在怀里打一顿,看看她还倔强不倔强!

“我的意思是,我的时间并不是很闲,既然我已经安排了,你就不要浪费掉我的时间。”

“……”

秦晏北说的太明白了,沈凉好竟然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

沈凉好呆呆的看了一眼秦晏北,咬了咬唇。

“那……”

她正在犹豫的时候,房间里,她的手机开始响了起来。

沈凉好回头看了一眼,赶紧走到了房间里,将手机拿了起来,上面显示的是钟褚霆来电话了。

沈凉好划开了手机,接听。

“喂?”

“抱歉。”

钟褚霆的声音还带着一种刚刚睡醒的慵懒声,和沈凉好说了一句,“我昨天晚上有应酬,喝多了,就睡着了。今天才发现你给我打了太多电话了。”

钟褚霆和沈凉好解释了一句。

“没关系。”

沈凉好说道,“一定要少喝点酒。”

之前,沈凉好是了解钟褚霆的,他虽然也应酬,但是喝酒的量不会很多。

昨天,他竟然都忘了接自己的电话,那一定是喝断片了。

加上她现在的处境,她竟然会有一种是不是现在钟褚霆的公司过的比较惨的感觉。

油然而生一种对钟褚霆的担忧。

“放心,没事的。”

钟褚霆的声音故意的透出来一点哀伤的感觉,和沈凉好说道。

沈凉好点了点头,说道,“你如果有什么压力可以和我聊的。”

她还是安慰了钟褚霆一句。

虽然这句话,就是朋友之间普通的关心,但是,旁边秦晏北已经进来了沈凉好的房间了,他听到了这句话,自然的心中不爽。

“你怎么样?一切还顺利吧?”

钟褚霆问了沈凉好一句。

他就是故意的,他想要让沈凉好重新回忆起曾经的不愉快经历。

只有这样的话,他才能渐渐地重新去掌控沈凉好。

可是,钟褚霆刚问完这句话,就听到那边传来了秦晏北的声音,“你一会准备穿哪套衣服,把身上的睡衣换下来吧。”

他故意的,用一种很平常的语调说道。

就好像是他在和沈凉好聊一件很自然的事情的。

钟褚霆握着手机的手微微的紧了一下。

他皱了皱眉头,不由得问了一句,“是谁在你房间里?”

这个声音,钟褚霆当然已经认出来了,就是秦晏北的声音。

但是他不愿意直接问沈凉好,是不是秦晏北在那里。

他希望沈凉好自己说。

或者说,他希望沈凉好撒个谎。

可是,沈凉好并没有撒谎,沈凉好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转过身去瞪了秦晏北一眼,才说道,“是秦晏北。”

“秦晏北?”

钟褚霆装作吃惊的样子,又重复了一句。

“他怎么会在这里?”

钟褚霆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有着微微的不悦了。

沈凉好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了,那天,其实钟褚霆和她说的那一番话表示的很清楚的,他不希望她和秦晏北复合。

他怕她受伤。

现在,自己却又和秦晏北在一起了,沈凉好自己都觉得挺尴尬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和钟褚霆解释。

“我……”

“昨天晚上我很害怕,目睹了车祸,所以,他碰巧给我打电话。”

“没事的,你不用给我解释的。”

沈凉好那句解释都没有说完,钟褚霆就已经打断了沈凉好的话,直接和沈凉好说道。

这样,让沈凉好就更加尴尬了。

她握着手机,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我要起床了,一会还要去公司,先挂了。”

明显的,钟褚霆那边情绪并不好,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沈凉好从来没有见到钟褚霆表现出这种情绪的时候,所以她被钟褚霆挂了电话之后,整个人犹豫了一下,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扭过头来看了一眼秦晏北。

此时,秦晏北也不给她整理衣服了,他就坐在床边,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沈凉好。

“怎么了?”

“你出去。”

沈凉好的心情也不好,直接和秦晏北说了一句。

秦晏北站起身来,也不解释,直接就朝着门外走了出去。

当秦晏北走出去之后,沈凉好这才开始换衣服。

她现在也不适合再去给钟褚霆打电话了,她现在得先去开车,赶着和团队的人集合。

她快速的收拾了一下,将衣服换好了之后,便打开了门,拉着行李箱出来了。

可是,刚打开门就看见了秦晏北。

她假装没有看到秦晏北,直接朝着电梯走去。

秦晏北也就跟着沈凉好一起下了电梯。

当沈凉好下了电梯之后,她走到了前台去结账的时候,才发现,秦晏北已经帮她结过了。

沈凉好微微的回头,看了一眼秦晏北,和秦晏北说道,“谢谢。”

说完这句话,她就继续往前走了。

秦晏北则跟着沈凉好,等到沈凉好来到自己车前的时候,秦晏北说道,“你来我的车上吧,你的车并不适合跑这种路。”

他指了指远处他的suv说道。

沈凉好看了一眼,执意的就上了自己的车。

可是,当沈凉好上了车之后,她试着去打火,试了几下,打找了之后,忽然听见了砰的一声。

她吓了一跳,连忙的下了车去查看,发现……她的车有一个轮胎爆了。

现在已经完全瘪下去了。

沈凉好顿时就有一种苍天不开眼的感觉,想要对着空气质问一下。

而再抬头的时候,看着远处的秦晏北却显得气定神闲的样子。

沈凉好皱了皱眉头,看着秦晏北,“是不是你动的手脚。”

“是你自己的轮胎磨损力太大,受不住了,不信你可以观察一下。”

他很自信笃定的回了一句。

沈凉好全然是不相信的表情,他赶紧的又走到了自己的车前,蹲下身子,认真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轮胎。

果然,如秦晏北所说,她的轮胎周围已经出现了太多的磨损。

周围几个轮胎不知道什么时候显得格外的的薄了,感觉现在不爆,随时也会爆胎的样子。

沈凉好脸上的表情简直是十分精彩了。

她沮丧的看了一眼秦晏北。

“现在赶紧打电话让救援过来就好了。”

“先停在这里吧,等我忙完了工作再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