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懿依,只要你把东西弄到手,我们马上结婚!”

“这是我求你的最后一件事情。只要你把东西给我,我就可以拿到家族继承权!”

当初,陆懿依脑中只有何明宇给她规划的幸福未来,把爷爷视若珍宝的东西交给他之后,却被她亲手推下山崖。

还有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袁小蝶——一直被她当成最好的闺蜜。

当她求生欲极强抓住崖边的树枝时,是袁小蝶把她抓住树枝的手指头一个接着一个的掰开,让她堕入深渊中。

她的恨几乎像烈火将她燃烧。

忘不了,袁小蝶在她临死前说的话。

“陆懿依,明宇爱的人一直都是我!哈哈哈,你看见山下的火光了吗?那是你爷爷的别墅,我亲手点火烧的!很美吧?你爷爷那个老不死的,我让他尸骨无存!”

“你们陆家把我当成狗!高兴挥之则来,不高兴挥之则去!我才是陆家的大小姐,要不是因为你妈,我和我妈怎么会被人当成见不得人的小三!”

“我妈当初就把你和你妈一起送去见阎王了!可惜让你多活了几年。不过,现在你终于可以跟你妈团圆去了!不用谢我!”

“啊——!”

陆懿依嘶声尖叫,两行血泪顺着脸颊流下来。

她的世界变得一片血红!

就在她快要沉静在这一片红得发黑的血海里,耳边传来温柔的声音。

“依儿,我终于找到你了。”

“依儿,别怕,我带你回家。”

他的声音很低沉,好似找到自己的宝贝一般。

陆懿依的世界因为这个人渐渐恢复正常。

轮椅翻滚在一旁,而他跪在地上,不顾腐臭,紧紧的抱住她尸首。

他的眼中一改往日的清冷,带着少有的温柔。

骨节分明的手指,抚干净她脸上的污渍。

那一刻,她心中一角坍塌了。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她一定会对他说声对不起……

慢慢的,她消失了。

“砰!”

陆懿依惊醒过来。

她睁开眼睛,看见自己坐在大型的梳妆台前,桌面上堆放的,都是她管用的护肤品。

这里是……她的房间?

她环顾四周。

是了,这里到处都是粉嫩嫩的,墙纸,家具,都是按照公主风来布置,的确是她过去喜欢的风格。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满是稚气的脸,因为惊讶而变得生动,这是她十八岁的模样。

她……重生了?

“砰!”

房门被人粗鲁的推开。

“懿依,舞会都要开始了,你怎么还没下去?”

进来的人赫然是袁小蝶,十八岁的她遮盖不住眼中的贪婪,嘴里叫着陆懿依,眼睛却滴溜溜的看向房间里的东西。

陆懿依的眼瞳一缩,拳头紧紧的攥在一起。

她死死的瞪着镜子里的袁小蝶,眼眶变红。

十八岁的袁小蝶穿着兰色的蓬蓬裙,透着天真可爱,跟那天夜里踢她下山崖的袁小蝶简直是判若两人。

恨!

溢满了她的胸腔,那遭人背叛之痛,碎骨之痛,快要将她整个人燃烧。

她的手缓缓的往修眉刀的方向移动……

袁小蝶被床上的白色礼盒吸引了,那放着陆懿依今天舞会的礼服和项链。

她的眼中闪过嫉恨,走到近前,直接打开小盒子,把那缀满小钻的满天星项链戴在自己脖子上。

这样还不算,她又打开大盒子,里面放着白色的礼服,钉着白色的亮片,在灯光下,折射着七彩的光芒。

她直接拿起来,比划在身上,“懿依,这礼服真美,我去试试。”

也不等陆懿依回答,她钻入更衣室。

很快,袁小蝶钻出来,站在偌大的落地镜前。

她带着甜甜的笑容转了一个圈,礼服包裹住她的身材,凹凸有致,整个人透着青春靓丽。

“懿依,你看我穿得多漂亮。给我穿了吧!”

“我劝你还是脱下这身装束,你配不上它。”

一个清冷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门口。

陆懿依连忙转头,怔怔的看着他,所有的恨,因为他而消弭。

她本来要抓眉笔的手,因为紧张而抓住了一只口红。

还记得他抱着自己的尸骨入怀的时候,那万年不变的脸带着浓浓悲痛。

此刻,他坐在轮椅上,半边脸上带着银制冰冷的面具,但另外半边脸俊美无比,狭长的眼睛带着寒意,亦如秋日里冰凉的溪水。

黑色的西服衬得他身姿挺拔,没人敢因为他坐在轮椅上,看不起他,因为他是萧家的继承人。

此刻,萧寒睿眼睛凝着陆懿依,眼底隐隐涌动着光芒。

陆懿依也望着他,心砰砰砰的快速跳动。

两个人之间似乎腾起淡淡的情絮,却被袁小蝶打破了。

袁小蝶挡在两个人的中间,跺着脚,想瞪人,可是看清是萧寒睿之后,脸瞬间苍白。

她颤抖着躲在陆懿依的身边,抓住她的衣袖,咬着唇小声问道:“懿依,他是什么意思?”

陆懿依眼睛淡然的看着袁小蝶,眼底带着浓浓的恨意。

如果是上一世,她听到袁小蝶这样说,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护着她。

可是这一世,绝对不会了!

她淡淡的说道:“字面上的意思。他是萧家的继承人。他要跟谁说话,那是谁的荣幸。”

袁小蝶瞪大眼睛,满脸不置信。

她的嘴唇颤抖着,翕动着,最后一跺脚,“你……你欺负我,我去找妈妈!”

她跑得很快,活像身后有鬼追一样。

身上的亮片,闪着七彩的光芒。

陆懿依的眼睛闪了闪,那条礼服……

碍事的人离开了,萧寒睿和陆懿依两个人也并未走近。

他只是在门口,并未进入房间。

陆懿依也未动,看着他,眼中氤氲水汽,一切显得那么不真切。

萧寒睿侧头吩咐,“把东西拿给陆小姐。”

他身后推着轮椅的人拿了一个精美的盒子,恭敬的放在陆懿依的面前。

“听说陆小姐特别欣赏设计师詹姆的作品,这件礼服是我们少爷让他特意为您量身定制的。”

盒子打开,露出了白色的礼服,虽然都是白色,但是材质和袁小蝶刚才穿走的那一件,不论是布料,还是剪裁,但凭着肉眼就能判断出这件礼服的高贵。

“为什么送给我?”